锦瑟年华,与谁共度【www66159.com】

谷口春残黄鸟稀,

www66159.com 1

辛夷花尽杏花飞。

图/文  舒小暖

始怜幽竹山窗下,

夏天已接近尾声,暑热渐渐褪去,尤其在这座海滨小城,更能感受到空气中透着丝丝清凉。然而这清爽了许多的天气并没有让安然的心情好起来,最近烦心事太多,工作不顺心,又被催相亲。好端端的周末,安然妈又要安排她见见旧时同事家的侄子。安然打心底里抗拒相亲这种事,于是谎称周末要加班。当然,撒谎这种事,一定要慎重。

不改清阴待我归。

周五下班后,安然和几个同事去了市中心的金莎唱歌。KTV里有两种人,拿着麦克不放的和拿着酒瓶不唱的,安然是后者。所以,后半夜才回来的安然,多少有些醉意,而这点醉意一直持续到第二天。

——题记

周末的安然是被电话吵醒的,打电话的是办公室张主任。安然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酒醒了大半,赶紧清了清嗓子,接通电话。

习惯于简约的午后,倚着窗扉,沐着清风,闻一瓣花的香甜,枕一册书卷呼吸浅眠。倘若再有一窗幽竹相伴,怕是连光阴都不舍离去了。素来喜爱幽雅翠竹,若可,真想于季节的门楣前,植上一隅,每天静坐幽篁里,读书品茗。

“张主任,早!”

每每思之,必会想起这首清奇闲雅的小诗,只觉其中的葱郁纤秀之韵能够直抵心灵深处。仅观此名,便可想象出其中的美妙画境。这是修建在山中的一所简单草堂,它虽不及高阁楼台的精致华美,但周围的自然野趣,却是耐人寻味。

“还早呢,这都几点了?”张主任有些着急。他一向觉得安然工作踏实,交代给安然的事情每次都很放心,可这会儿吴哲他们都下飞机了,负责接待的安然却迟迟没有出现。“我说你,吴律师他们都下飞机了,你去哪儿啦?电话也不接,人家都打到我这里了……”这会儿安然才想起来,昨晚在金莎接到张主任电话,让她周末上午九点半去机场接一下什么律师,原本负责接待的冯凯临时有事去不了了。当时安然还在嘀咕,撒谎这事儿真的要谨慎呢,结果几瓶啤酒喝下去就把这事给忘的一干二净。电话那头张主任还在咆哮,安然赶紧换了衣服开着自己的小福克斯冲去机场。

春暖花开时节,山里的空气总是明净的,远山含黛,燕影剪水,莺声啾转,桃红梨白等各色的花绽满枝头,那一幅幅美轮美奂的景致,就像画片似的聚焦在瞳孔一览无遗,活色生香的供你怡心受用,供你闲暇鉴赏,供你赋诗作画。

吴哲昨晚听张主任说接机的是个叫安然的小姑娘,心想不会这么巧吧,于是要了安然的手机号码。原想打个电话过去,想了想作罢,明天上午就知道答案的事,何必着急这一会儿呢。可,这会儿都临近中午了,那个叫安然的小姑娘怎么还没出现呢?

诗者身居于此,想必内心早已沉醉在春天摇曳的美色中了,就连呼吸都沾染了花的香甜。然而,春光是美好的,也是无情的。当你深深地恋上她时,她却会毫无理由地于时光渡口悄然离去,待你醒来,欲要追寻,她却已经走远。

安然急匆匆往机场到达厅跑去,眼睛只顾得到处看了,根本没注意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大厅。不远处吴哲和同行的同事在闲聊,回头刚好看到这一幕。吴哲一眼认出安然,心想昨晚自己的直觉还真准!

“谷口春残黄鸟稀,辛夷花尽杏花飞。”此时,已是三月春尽落花时,昔日的芳草香泽、雀鸟穿梭之景,俨然暗换为如今的黄鸟稀、辛夷尽,杏花飞。此时的诗人,面对眼前如此凋零空寂的景象,也只能无奈的摇头叹息道:好事无常歇,好景不长留呵。

安然站起来时也看到了吴哲,顿时有些懊恼,要知道会遇见吴哲,怎么也不会随便扎个马尾,穿着大一码的T恤和白球鞋出门啊!正想着要不要打个招呼呢,吴哲朝着安然就走了过来。

诗人惆怅的走向归途,步伐沉重。一直以来,他将所有的情事都付了春红,每日与她倾心相伴,墨笺交谈,而今呢,却是红衰翠减,人是物非,她终是抛弃了自己。

“来接我也不穿漂亮点,这不仔细看真认不出来是你了!”吴哲打量着安然,安然更加懊恼,“想多了吧你!”说着安然就要离开,擦肩而过的那一瞬,吴哲拿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紧接着安然就听到了自己的手机铃声。安然回头看了眼吴哲,吴哲扬了扬手机,说“张主任给我的,说是接机的人叫安然。”安然心想,自己昨晚怎么就没听清楚呢,早知道是他,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这么出现啊!

诗人的心境,是可以理解的。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情意并不及人与物的情意深笃。不禁想起梅妻鹤子的林和靖,在他的世界里,怕是连风华正茂的绝代佳人也不及他那玉骨冰心的梅妻吧。

这注定是个糟糕的周末,安然以为只有吴哲自己,没想到同行的还有两位律师,不得已安然小声对吴哲说自己车子太小,载不了这么多人,让吴哲想想办法。吴哲听完,回头跟蒋律师他们说“安小姐想单独跟我聊聊,你们俩打车走吧。”说着,一把拉过安然,蒋律师他们会意的笑笑,先行离开,安然连解释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也许,正是因为失去,才使得诗人幡然醒悟,发现了另外一种可贵的美。“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原来,那一窗兀傲清劲,翠绿葱茏,摇曳亭立的幽竹才是真正值得自己去怜爱的啊,只有她始终如一的陪伴着自己,只有她才会风姿卓越的每日等待自己的归来,并心甘情愿地为自己付出,为自己带来沁心的凉意。

目送蒋律师他们上了的士,安然回过头问吴哲,“为什么这么说?明明没有的。”“你不想跟我叙叙旧吗?”安然没接话,低头向停车场走去,显然吴哲这话正戳心底。吴哲看着安然的背影,有点想笑,这丫头还是不禁逗。

是呵,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有时,我们总会去错误的追求一段花事,结果发现,不管自己怎样努力,终是不能企及。而在此过程中,往往忽视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缘分。所以,无论何时,请珍惜身边的人,珍惜身边的缘分。也许,只须一个回眸,一个转身,抑或一个擦肩,你就会在某个渡口,遇到真爱之人,真爱之物。(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QQ:786835068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锦瑟年华,与谁共度【www66159.com】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