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的顽固

“叶子的离去,到底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这句话让我纠结过好久,后来我我有了新的认知。也许叶子的离去不是因为风的追求,也不是因为树的不挽留。或许是因为它爱的是树,它怕风会带走它,它想一直和树在一起,所以它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放弃了生长在树枝上,而是零落成泥化为一星养料和树融为了一体。这样它就可以一直和树在一起,直到树死去,叶子的离去不是因为树的不挽留也不是因为风的追求,而是因为叶子对树的执着。

图片 1

春天到了,树发出了枝丫,在尖稍的位置上有一个内黄的叶子长了出来,叶子从这个时候开始和树就在一起了。它永远长在树梢,长在树最高的地方,为树看着树不知道的地方,并且向它讲述着那里发生的故事,树很开心有叶子的陪伴,这个山坡上只有自己一棵树,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树下的那片草地,它可以跟草地聊天,但是总是觉得乏味,草地知道的东西太少,远不及叶子知道的多,说话也没有叶子幽默,渐渐地树疏远了草地,每天都和叶子开心的聊天。时不时阵阵清风刮过,叶子总会发出沙沙的响声,那是风在逗弄叶子玩耍,叶子发出的快乐的笑声。树生气了,因为只属于它的叶子有了其他朋友,它重新开始和草地聊天,忽视叶子在看到他们亲密的时候失落的表情。叶子和风其实没什么,只是树误会了他们,风每次来都是给叶子带来发生在远方的故事,让叶子可以讲更多的故事给树听,这是叶子拜托它的事情,它喜欢叶子,不忍心让叶子失望,所以才会每隔一段时间都回来看叶子。它知道叶子怕痒,每次来都会搔叶子的痒痒,叶子忍不住所以才会笑出来,这些是树不知道的,其实它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叶子,不知道它的弱点,不知道它的心意,只是一味的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事,无形中伤害着真心对待自己的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叶子越来越伤心,它不明白树为什么会疏远它,反而和从前不愿理睬的草地好了起来。天空下起了小雨,有水从叶子上滴落,分不清那是叶子的泪水还是天上的雨水。风来了,看着伤心的叶子,轻轻地抚慰着它,它劝叶子和自己离开,不要再忍受树的冷漠。叶子下意识的去看树的表情,树冷漠的看着叶子和风,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容,叶子的心更痛了,但是它舍不得离开,于是它拒绝了风的好意,选择继续承受树给予它的痛苦。风不明白叶子为什么这么执着,明明树已经那样的伤害它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每天看着树和草地亲密不难过吗?风生气了,它恨树对叶子的冷漠,恨叶子对树的执着,于是带着恨意离开了叶子。

云南省勐海县被称为中国普洱茶第一县,域内古茶山林立,千百年古茶树群星罗棋布,是国际茶界公认的世界茶树原产地中心地带和驰名中外的普洱茶发祥地之一。

夏天来了,风再一次的回来了,只是它这次回来是带着浓浓的恨意的。在它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它不断地融合着其他的风,最后成为了狂风,这次回归它还带来了暴雨,狂风和暴雨席卷了这个山头,不断地摧毁着树,想要将它连根拔起,树下的草地或者也是爱着树的,誓死扞卫着树的根须,树感动的抱着草地,和它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树忘了在尖稍上的叶子,它的位置是那样的危险,叶子一直随着风雨摇摆,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它心痛的看着那两个紧紧搂在一起的身影,心碎了一地,那清脆的声音被雨声盖过,没有人能听得见。即使是这样,叶子还在担心着树的安危,它真的怕树会被连根拔起,它认出了正在作怪的狂风,那是曾经爱着自己,最后被自己深深伤害的清风。它向风请求,请求它放过树,它不断地向风请求,不断地向风跪拜,不顾自己的身上因为暴雨的打击留下的伤口,只求风能放过树。终究风还是不忍心,它拒绝不了叶子的请求,它还是没办法狠下心来不去看叶子乞求的眼神。风渐渐慢了下来,送走了暴雨,回来轻轻抚摸着叶子身上的伤痕,心里痛得厉害,它不能理解叶子为什么对树情有独钟,或者它是理解的,就像它不能拒绝叶子的请求是一样的,叶子在风的安抚下渐渐平息了心情,不断地向风说谢谢,风只是无奈的对着它叹气。最后风还是走了,叶子不许它留下,怕风跟着自己伤心,它知道风应该有更广阔的天地,自己不能阻挡了它前进的脚步,风恋恋不舍得走了,答应等下一个季节再回来看叶子。

当地有一句俗语——红酒论酒庄,普洱讲山头。哪里的普洱茶品质最佳,如何区分普洱茶品质的优劣?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沿着国道214线穿城而过,在城外45公里处的茶厂里,见到了李瑞平,一位用30年时间执着追求这片神奇的东方树叶的普洱茶人,听听他介绍的普洱茶经。

树和草地经过这次风雨的洗礼,决定真正的在一起了,每天相伴着看日出日落,赏星赏月赏花开。树却忘了是谁苦苦的哀求换来了它如今安稳的日子,它不在理会叶子,把它遗忘在了脑后,每天和草地过着开开心心的日子。叶子看着它过得开心,故意去忽略自己的心酸,日子一天天的过,叶子却越来越憔悴,精神大不如从前,也许是上次受的伤一直没有好,身上还有那次留下的伤疤;也许是因为心情不好,郁结成疾。但是即使变成了这样,叶子也依旧在树梢小心翼翼的注视着树,树开心的时候它也跟着开心,树难过的时候它也跟着心痛。

踏遍群山30年寻找最佳茶叶

秋天来了,风如约而至,只是它欢天喜地的来,却没能够欢天喜地的走。它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叶子从树梢上飘落,风想要接住它却被拒绝了。叶子告诉风,它的命是树给的,它喜欢了树一辈子,即使在生命将要走到尽头,它也要一直陪着树,虽然树不喜欢它,但是没关系,它喜欢树就够了,它向来都没要求树能够跟它爱树一样爱自己,只要它过得好比什么都重要。它还告诉风,其实它很感谢风,谢谢风的陪伴,谢谢风给它带来那么多故事,它很满足有风这样的朋友,只是对不起,它说:风,我不能爱你,我的心很小,小的只能装下一棵树,除了树再容不下其他。我要走了,即使死我也要为树做一点贡献,我会化作一星营养融进树的体内,虽然作用不大,但是那是我的心意,这样生生世世我都可以和树在一起,可以一直陪着它,直到树的生命的尽头。风对不起,谢谢你爱我,我走了,别伤心,替我祝福树和草地,祝他们幸福。话毕叶子融入了泥土变成了养料流向了树。风看着叶子的离去,伤心欲绝,它没有告诉树叶子的事,反而是在树和草地的婚礼上为它们送去了祝福,风吹来了漫天的花瓣,飘飘洒洒落在了树和草地的身上,树和草地感谢风的礼物,希望它可以留下来和它们一起生活,风拒绝了,走向了远方。它本来是不喜欢它们的,但是叶子说过要让它代替它祝福它们,所以在送完祝福后风决定离去,离开这个让它开心过伤心过得地方,带着对叶子的无限思念走向朗朗乾坤。

1990年,当兵退伍的李瑞平选择了自主创业,一头扎进了普洱茶的世界里。30年间,他几乎踏遍了云南西双版纳的每一座高山,遍寻普洱茶园,寻找最合心意的那片东方树叶。

也许在最后的时候风理解了叶子的想法,它的离去不是因为自己的追求,也不是因为树的不挽留,而是因为它对树的执着,它爱树爱到骨子里,为了树可以放弃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见到李瑞平的时候,他正在茶厂里忙碌着。“每年这个时间是采鲜茶的黄金时段,我都尽可能在这里炒茶。”李瑞平介绍说,每年春分一过,采摘头春茶就开始了。“春茶贵如金,头春茶尤为金贵。”他表示,每年3月中下旬至4月上旬这一时期的春茶,是春茶季乃至一年中最好的茶叶,代表的是最高品质。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雾锁千树茶,云开万壑葱,香飘十里外,味酽一杯中”,茶界泰斗马兴曾对勐海普洱茶产地和勐海普洱茶品质有过这样的赞颂。因为经过冬春季的休眠和发育,头春茶发芽时有充足的有机物质,加之春季日生长量小,昼夜温差大,光合积累大于呼吸消耗,水分充足,粗纤维含量低,新梢持嫩性强,茶树生发的时间加长,从土壤摄取养分的时间增长,叶片的养分就高,构成了头春茶品质优越的物质基础。

李瑞平告诉记者,他们用头春茶制茶,就是因为这个时候的茶具有香气浓郁香醇、茶味饱满厚重、回甘时间长、苦涩味相对较轻的特点,但产量却不足全年产量的1/4。

普洱茶品质因环境不同而异

据李瑞平介绍,勐海地区的普洱茶品种属于云南乔木型的大叶种,芽叶发得又大又嫩,白毫特多,并且生长在终年湿润、云雾弥漫、土层深厚、土壤肥沃、无污染、不施农药的原始森林中,加之普洱茶树百龄以上的古树繁多且与樟脑树混作,内含的化学成分极为丰富,制出的茶叶香高味浓、品质特优。

面对记者,李瑞平随意挑选出一些普洱茶叶子,有些正面有绒毛,有些背面有绒毛,还有些两面都有绒毛。“这些茶叶就像多胞胎,虽然长得很像,但性格却不一样,口感自然也会不同。”李瑞平说,两面都有绒毛的是普洱茶中的上品。

同样,普洱茶由于地理环境的不同,茶的口感滋味也不同。

李瑞平介绍说,以老班章为例,茶气足,茶汤口感饱满,分布均匀,生津快,回甘长,很有厚度和刚度,入口即能明显感觉到茶汤的劲度和力度。苦涩味很协调,化得快,只停留在口腔上颚,至舌底、喉部一带时,已明显转化为甘味,霸气十足;相比之下,老曼娥苦涩感非常强,而且汤质饱满,山野气韵强,饮用之后,会感觉到口中有非常好的润滑感,而且回甘持久。而南糯山茶汤金黄明亮,汤质饱满,苦弱回甘较快,涩味持续时间长,有生津感,香气高雅,山野气韵较好。

西南农业大学教授刘勤晋告诉记者,勐海普洱茶具有陈香的特征,其香气明显高于中、小叶种,优质的老勐海普洱茶,合理存放会逐步形成特有的陈香风格,陈香随陈化时间的延长而增加,存放时间越长,其陈香风格越浓厚,质量也较高,可产生令人着迷的枣香、荷香、参香和樟香。

让更多人喝到健康的普洱茶

“我可以读懂一本书,也可以品评一块玉,但是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研究不透这片叶子。”从事了30年普洱茶研究的李瑞平谦虚地说,做茶就像做人,不能安于本分,要有所追求;做茶就像做事,不能满足于现状,要不断进取。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为了找到好的茶树,他常常带着朋友寻访普洱各大名山,甚至是一些高海拔地区的原始森林,往往徒步进入,一走就是几个小时。

他的合作伙伴李勇对此深有感触。“他做人做事的确是有自己的独特个性,总结起来就是一种情怀、一种执着。”李勇说,也正是这份情怀和执着,让李瑞平的事业不断成功,他经营着两个茶品牌,客户遍及全国各地。

记者采访时,李瑞平不断接打着电话。挂断后,他歉意地说,泼水节前他还得回到勐海去,除了接待来自陕西、山东、河北的老客户外,更重要的是,他要与大家谈谈,怎么开发出更多适合大众消费的普洱茶。

“让更多人喝到健康的普洱茶,是我的普洱梦。”李瑞平说。

(张锐佳 郑耿涛 本报记者 刘 振)

(文章转载于“中国食品报网”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叶子的顽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