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梅风骨

错过了桃红梨白,错过了绿肥红瘦。采菊东篱下,一锄落英,一筐秋风,两瓢冷冷的夕阳。闲来无事,静坐溪旁,聆听飞花落水,清风入怀的声音。山水是画卷,残阳是闲章,越是水瘦山寒,秋越是有了她的风骨。

不知不觉已是早春,寒气依旧逼人,漫步在悠长的小路,暗香扑鼻而来,一句“落梅风骨,秋水文章”将此刻的景致,意境,表达的不甚贴切。触景伤情,古人不知写了多少好文章,好诗句来表达自己的万千思绪。

一幅画,一章字,一首歌,一篇散文,也宛若有了秋的风骨,沉稳沧桑,温润奇绝。喜欢读白落梅的文章,更喜欢白落梅这三个字,总觉得是那么美,那么亲切,仿佛前世见过似地。“秋水文章,落梅风骨”这八个字,更让人神魂颠倒,一见就爱上了,不能自拔。

古有“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这迎难而上的气质,又有何物能与之媲美。女作家白落梅便唯独看中这梅花在寒风中独开,不与人争奇斗艳的天性,因这梅花生的干净,高洁,与落梅先生的人生态度格外契合,名字也由此而生。

如白落梅一样,我也要有点风骨吧。最近身体臃肿得很,年轻时的小蛮腰渐渐变成虎背熊腰,又慢慢变成水桶腰,跑也跑不起,跳也跳不了,那潇洒如风一般的感觉,早已一去不复返。佛家的过午不食挺好的,一个月来坚持,竟然习惯成自然。

这世间好东西不知道多少,可又有多少能和自己势均力敌,相得益彰呢。这无疑让我对落梅先生心生羡慕。

不过还真有了神效,突然有了身心俱静的感觉。晚上再来半个小时的郑多燕减肥舞,屏幕前码字造成的腰酸背痛,脖子疼,随着一身淋漓的大汗,发散开去不见了影踪。生命在于运动,也在于静止,动静相生,身体刚健。每天清空自己的心,不染不着,回归清静。一杯茶,一卷经,几本诗书,安然度日。闲暇时,浪迹山水放牧心灵。任清风穿透身体,烟水漫过胸膛,山色在心底氤氲。

身子有点风骨不容易,文字有点风骨,更不容易。古人说,精辟简练就是风骨。去掉脂粉气,去掉娇喘声,去掉娘娘腔,有铁马金戈,沙场点兵之气。说到底,就是萧杀吧。是不是很严肃,心中有点杀气,就是风骨了呢?

我想应该不对。美文大师朱自清,不接受美国的救济粮,结果饿死了。这就是风骨吧,没有接受救济的欲望,饿死也不怕,随缘。朱自清是柔的,文章柔美,身子骨,也是柔美的,并不见的有绿林好汉的豪气。佛门弟子,一切随缘,身心柔软,无欲无求,无贪嗔痴慢,从来不说什么风骨,却是八风吹不动,我心似磐石。

是不是心中孤傲,就是风骨呢?自古文人相轻,你看不上我,我看不上你,清高,骨子里有一股傲气,不与旁人同流合污,不与俗人为伍。我想,这也不是风骨吧。终究表现出一股不可亲近的傲气。傲气,就是佛说的我慢吧。我慢成风骨了,岂不笑死人。

雪里的寒梅,是有风骨的,虽然柔软,虽然美丽,虽然还有那么一点娇媚。秋霜里的菊花,是有风骨的,那花蕊,更是娇柔得不得了,柔弱得甚是看不见一丁点儿傲气,只是在冷冷的霜里面,绽放得热烈而已。(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池塘里的莲花,是有风骨的,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但莲花却是长在污泥里,开在池塘里的,至于江河湖泊里,也只长在浅水且有淤泥的地方。可见,风骨是柔软的,不是那种阳刚之气。风骨也是隐忍的,以柔克刚的。

刚强,是靠近死亡的。凡是动物,一死亡,就会僵硬。活着的,有生命力的,都是柔软的,春天是柔软的,孕育着生命,春草是柔软的,一派生机,新发的树叶是柔软的,新生的婴儿是柔软的。老子说:天下之至刚莫过于柔。所谓风骨,就是一种至柔,一颗柔软的心,一种隐忍和坚持吧。

风骨,不是狂傲,不是阳刚,也不是清高,而是佛陀所说的无欲,老子说的至柔。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我想,这种无欲之刚,这种至柔,就是真正的风骨,其他的种种风骨,应该都是对风骨这个词的误读。

人生当是:秋水文章,落梅风骨,不言风骨,而自成风骨。

文:性淡如菊QQ171918223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落梅风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