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有女生

十里平湖,无声,无语,那些不小心泄露的秘密,还是倾城了所有的岁月。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一扇门,又阻隔了多少情深?谁,会落入我的流年?

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会来。

漫步一地零乱,捡拾时光的碎片,还能不能与你温柔相认……

            ——匡匡《时有女子》

——文字/sissy

总是不该认真的时候认了真,不经意,我们又做了谁的过客?

空山寂寂,多少风声,还在那年那月里翩跹?

总有一些不能说的秘密,那些美丽与哀愁,都在那扇关不上的窗里迂回。

一个懂字,何其难?多少我不想念,早已隐忍无言,都在巷陌深深处,那缕炊烟里流转。

何为情深?是不是你无声,我无语,一个眼神,也能轻轻漫过经年的山峦?

多少旧事,都在庭前释然,瞬间的迷惘,寻觅着那些模糊的过往,我还能不能走回那个叫爱情的地方?

凭着那些岁月遗落的香息,那些执着,还能不能抵达前世今生的岸?

多少心情,涉水而过,我们见,还是不见?

多少意外,瞬间改变了浮生,爱与不爱,寂寂不能言,都轻轻的跌入尘埃。

眼里的春花秋月,不停的变幻,该记得的,也就那么几朵安好,一辈子都在心底。

多少心情,绣在时光的落瓣上,又多少来不及,仅仅剩下一指苍凉的情怀。

流年的零碎,一直在雨巷里那个撑伞的背影里蹒跚,心碎的叠加里,学会了珍惜,惟愿人长在。

经筒下转动着岁月,瞬息浮生,无心一瞥,林风眠,心底已过百年。

不悲不喜,故人知我,求不得,入不得,走不得。

落叶裹住了多少郁结的憾意,不曾离去,便已是一种满足与喜悦。

沉默,只是沉默,多少心碎,多少不能忘怀,多少来不及,写一行,湿两行。

秋雨微寒,潜入夜,纷纷寄北,我以沉默,与你预约,一场前世今生的轻与重……

繁华落寂,落寂繁华,多少不能承受,终究会交替。

一些缘分,从不需要刻意叠加,遇见,便会万物深情复苏。

飘于尘,安于心,动于情,每一种姿态,都无可替代。

时光,路过了眼神的无语缱绻,那缕乡愁,缠绵着四季。

多少留白,浸润着生命,或走来,或相伴,或等待,各有风骨。

无缘便会生生相错,有缘便会刻骨纠缠。

飞鸿过处,万千风情落落。

一生短暂,千般念,何须压抑浮伤年华,亦不必念念西风独自凉。

让相逢终成浮生一笑,那一束嫣然,安得风雅,总算没有辜负。

俯拾朝花,且行且惜,悄悄拜别无意的惨淡,聚散离合,便都会云淡风轻。

云雨深处,不曾闲,那些心中的眷恋早已幻化为一生一世的牵挂,静水深流。

那么近,那么远,从容倾泻远方……

这样的一个秋天,摇落了多少悲喜,那么轻,那么疼。

泛黄的记忆,还在盛夏的热情里对视,转眼触摸了清寒。

多少心念,与落叶相语,翩跹如蝶,悄悄落入一池墨色。

又多少不能相见,轻轻垂钓着纸页间的温暖,遗落的都是时光的褶痕。

十里平湖,无声,无语,那些不小心泄露的秘密,还是倾城了所有的岁月。

谁会落入我的流年?一扇门,又隔断了多少情深?

漫步一地凌乱,撑一把心伞,只为还能与你相认。

那些心动,静静地凝固于生命的扉页,我以沉默,与你邀约,朝思暮想。

一瞥,多少惊鸿归来,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几度春风,无人低语,可愿,为我一杯一杯再续那些青梅水?

无须任何对白,我也知你心意。(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那些不离不弃,轻轻地守望,与夜絮语,一次次涨满秋池,能否为你添衣?

那个走远的人,会不会想,这一去,又老去了多少年华?

我多么渴望一生被人收藏好,妥贴安放,却终究只剩下一些沉香。

那些搁浅的画面,渐次回归,都是白天不懂夜的黑的惆怅。

多少苦涩,不语,在眼角那滴琥珀里游离。

那些写在水上的珍惜,淡而绵长,我眸中的期许,却在炊烟深处将暮未暮。

记忆的漫长里追逐,等待那临水照花的情意。

几朵心思,在素净的情愫里妖娆,那些心动,一刻不曾闲。

多少叹息,还在光阴里厮磨,那些小小的失落,也足够拼揍一株完整的记忆。

无爱不欢,写一行,湿两行,清瘦的年华,在记忆的悠远里揽你入怀。

多少等待,还站在那片叫爱情的花田里,听想念在尘烟里缥缈。

草木渐深,我与你的故事,隔着多少远山,栉风沐雨?

那含笑伫立的欢喜,你可曾听到?

一直用一颗不曾受过伤的心找寻着所有的美丽,折一束光阴,包裹那些矢志不渝,所有的枯涩,便都会雨落成诗。

眉眼间的欢喜,唇边绽放的懂得,都在浅色光年里相融,多少等待的庄重,都在那一刻饱满,有了归途。

只是,我不知,朝思暮想,那人,他会不会来?

念念不忘,曾经重叠过的那点时光,一切有情,却,皆为过往。

那片蒹葭,被谁折去天涯?

华丽的开始,已经开到难舍难收,那些在心里发芽生根的人,却总能千回百转。

流光依旧无法冲淡那些过往的恩情,有些人,是注定会遇见的,若能相忘,或许也是一种圆满?

原来我们的心还是这般软弱,渴望着柔情。

信步一场花事,谁来过,谁走远,能否不让伤害无孔不入把我们来找寻?

不问结局,是否就能也无风雨也无晴?

那些木鱼,发出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感叹?

那些爱过的人,又怎么可以当作没爱过?走过的岁月,永远的属于自己。

一切过往,却只能深深记忆,倘若无可交付之人,不如与草木续一段尘缘,朝暮成双,季季依旧花香里流连。

一些把握不住的人,其实真的无所谓。光阴从不凉薄,一份心念,也可以淡到悠远。

寻常人家,寻一缕烟火,不需海誓山盟,知你心意或许早已足够,只需,一生为你低眉……

多少不经意的走来,又多少不经意的入心,风铃一样不停地流转着那些无畏的念。

光阴的流水又不经意改变了多少人?

多少故事,都在远去的笑声里。多少想念,从来不知有没有归途,心底却还有那么多昨日的好。

光阴的故事里,或许,流转的注定只能是想念。

多少人,就在那么一瞬间,远了。

花太香,花太凉,不经意,还是会走回那些岁月。

一滴滴声声慢,藤蔓一样的纠缠,在眼眸的模糊里,却都成了这一秋的过客。

多少深情,化蝶而去,贪恋转角的暖,隐忍着落寞,在薄凉的诗行里,淡淡牵念。

若注定,只能守望,那就凭借光影的模糊影像,隔着岁月相拥。

把一切远志封缄,看一场烟雨,梦一回江南,煎一杯青梅水,起起落落只为一碗清粥的简单,从此,缀饮人间烟火。

几场无意的惨淡,还在城南旧事里流连。

时有女子,轻吻着海风,悄拾那些不知下落的情,只为等来那个牵手的人,结结实实走上那么一程。

相逢不语,漫步岁月,垂钓几许懂得,期许每一个花好月圆,惟愿人长在。

谁的一生,不是渴望被自己所爱的人收藏?

翻来覆去的纠缠,多少忐忑,多少不安,又多少真情,多少感动,堆积在这个十月。

凌波微步人间烟火,来来往往,都是暖,远远近近,都是慈悲。

无论你在何方,都将被收藏,十月,安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时有女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