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

六月的北方,空气无尽的燥热,毛乌素沙漠的边缘,风沙亦肆虐如常。不易的一场小雨,惊醒了黄土地里熟睡的虫草,它们都欢愉地感受着上天的眷顾,纷纷翘首。有念此时的夜雨与晨雾,写此小文,送给在陕北油田工作的每一位工友,还有我远方的妻儿。

图片 1

——题记

一切,其实并无多少转变

六月的夜,静寂而悠扬。总喜用这样的时候,将思绪编织成一首恬淡的诗,和着袅袅的香烟,将自己的心情放逐在文字的段落里。忽而飘进流年的罅隙,忽而躲入季节的眉间,因为有了这一路的墨香,我便有了生命的斑驳,执蘸满苍茏的笔,轻轻画在额头上,直到刻出那如痴的皱纹来。不为这尘世的冷暖,亦不为这爱情的悲喜,只为你,慢慢的把它熨烫成思念的图腾,镌刻进我无边的爱里,直到这爱意充满了幽幽梵音。

霏蓝与清灰交织的天空,似乎即将拥抱一场雨的午后,很适合沉淀心绪,走在路边,树叶也果真已经斑驳颓靡,露出千帆过尽的黄。有气无力地,似携着奄奄的一息怨气,与哀哀留恋之意,悠悠无骨地坠落。将许多日子以来重重叠叠错综复杂的蛛丝马迹,有条有理地捋成一张网,直至逐渐显现出岁月斑驳的模样。

当心蹒跚于岁月的竹林时,就有了芬芳的静候,拾起一株蒹葭,我成了泛舟赏莲的书生,提笔如刀,用满腹的诗句,点出漫天的星辰。月色如水,忽然,心里飘进一阵渺渺的笛,淡淡地洒满我的衣襟。我便以湖面为琴,涟漪为弦,默默的与心合奏一曲相思引。曲音迂回在山间,在风烟徐徐中,渐行渐远。也许你也能听到亦未可知,我就禅坐于山巅,取一贴红笺,书满高山流水与西楼月满。

我的心便恰如其份地为它的沦落制造一声背景音。

瑟瑟的风托起明媚的月光,铺满天地。观望着这一席夏景,守候着这一穹月色,我心明如水。瞅田地里酣憩的麦苗,一时间,一切竟是如此的安逸,就如同平平仄仄的人生里,一幅素然的水墨丹青的卷立在道旁。无论怎样的路过,总能寻到一抹惊艳,信手捻起,亦或是用心摘取,沁入怀里的是那份淡雅与清新,缭绕在心头与指尖。

“砰——”

于是,悄悄地挽起这份安逸,沾来清露擦拭心里的繁忙与嘈杂,使我清淡朴素的眼底,映出这六月雨夜的旖旎。岁月的空洞总是日新月异,日子的轮转依然迂迂回回,但这夜色却更像是千回百转间,遗失凡尘的一束霓虹,漾在恒久的记忆,一片琉璃般地,嵌进了我的眼眉。

好比一个人,敲一扇永生永世不会再为它开启的门,如此空谷足音,如此震天价响,又如此心如槁木,如此无风无浪。

花儿开满山坡,脉脉的香气,虽只有一种,却也足够。在你我相依的日子里,它并不是唯一的点缀,却也十分的绚丽。捻一瓣揉碎,用笔饱蘸,写入诗句里,这文字便久远的香韵。不管生活是喜是悲,总撇不开那绰约与葳蕤,亦只是为你,又披回了那昨日的嫁衣。

想起一首歌里是这样唱的,“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渐渐的,晨曦微展,远山逶迤。初升的暖意为群山描眉,那远山宛如清晨梳妆的少女,那色,竟然就着一斛螺子黛。行在山间清幽的小径,窥视着山水的葱茏苍翠,回首间,远处几声鹧鸪的轻鸣。我心为之一顿,仿若在这清风淡雅的时刻,心底不免感叹这份如诗般的景致。伴着鼻尖缭绕的袅袅花香,我的思绪,便是如一位蹀躞的老农,半点也不得向前。

从前,单单只觉得歌词美,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忧郁之意。直到后来,自己不再只是二八年少,不再只是对着漫天飞舞的蜻蜓和风筝痴痴想往与憧憬地傻笑的姑娘,才开始有所领会。

露水的清甜叩开我尘封的房门,沏一壶香茗,懒懒地坐在只属于我的那缕阳光里,任清香弥漫,呼吸着晨露的湿凉,心中一番宁静。这静,是一种情调,与心念有关,随温暖同在。它也是一种素朴,毫无感知地存在,却占据了你所有的感念。虽伶俜,但悠然,虽清淡,却不乏浓郁的情怀。

像一株植物,像一粒蛰伏的冬虫,本来安眠在自己的梦境里,与世无争,不知七情六欲为何物,直到经受了某一阵跋过山涉过水,承担着光阴的深情与厚意的春风的温柔的亲近,便悠悠然地醒过来。醒过来,开始懂得人间的美不胜收,也知道了这繁华背后,还交错着深深浅浅的不如人意,品尝到了七情六欲的滋味,如此惊心动魄,目眩神迷,而午夜梦回,也无可谓不意兴阑珊,蹉跎憔悴。

终于,等来了六月的雾。我掬一捧茗香,将心念系在飘荡的云端,怀着潺潺的薄雾,任由心情摇曳在山峦之间,邀一剪微风相随,把无尽连绵的思念,融入这浓情的诗情画意中。氤氲起洞壑,遥裔匝平畴。这份情怀,是远离尘世的喧嚣,避开嘈杂的人海,静听鸟语花香,漫赏云舒云卷。像一曲行云流水的韵律,漾在一张洁白的宣上,缓缓化开,勾画出红尘用唯美镌刻出千年轮回的缱绻来。

仿佛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瞬间开了眼,开了心,开始懂得了何为万丈红尘。说得悬而又悬,归根结底,不过只是忽然领悟到了青春稍纵即逝的惆怅感觉。是杨千嬅在《小城大事》里唱的,“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我禁不起这醉人的墨香,只想把它轻轻地卷起,系在一株道旁的枝上,然后期盼我的爱人能恰好经过,信手采下,然后,沿路赶来……

你知道,你终将原地复活,卷土重来,你不会就此灰心丧气,一败涂地,但是,那样的心旌摇荡,辗转反侧,小心翼翼,和不顾一切,是真的不会再有了。那样誓与天地断腕的豪情壮志,随着青春的掩旗息鼓而烟消云散了。

我已醉卧在这六月氤氲里的山边。(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转眼已是十月,这个秋天,我走过了我的二十一岁,抵达人生另一个疆界,而其实,一切并无多少转变。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无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