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有梦

在我内心里养了一匹匹野马,他们放纵着自己,任由他们信马由缰的奔跑,就像我喜欢一个人,瘦长的相思蔓延在长满蒹葭的河岸,繁华了一季,朦胧了一夜星辰。

昨晚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晨钟暮鼓,在暧昧的缠绵的放纵的黄昏,对着河岸唱歌。江南秀色,小桥流水,此刻笼罩着薄纱的是梦是幻,还是梦幻里久违的温柔?河对岸吹箫的男子,红灯笼照得他好像前世的人,我拿着一支白烛,看着眼前的线装书,前世今生,有多少相似的?

戴上耳机放了一遍又一遍《八十年代的歌》,电听没了才入睡,早上又被一阵莫名的噪音惊醒。

轮回,我活在前世还是今生?吹箫的男子活在今生还是前世?空旷的黄昏,有风吹过,吹灭了白烛,吹落了红灯,手里遗留着墨香的线装书,勾画清晰。我问,这是唐代,宋代还是康乾盛世?遥远的回音,我不知道对岸吹箫的男子又怎样的惊讶,迷惑,亦或嘲笑,我只是忘了前世今生……

你是怎么想的呢?

掩卷,眼里一重一重的思念飞舞在渐浓的夜色里。你浓转淡的笔锋跃然于碗底,隐藏在青花里千年的秘密流转了一季又一季,最后长眠于山下,幻化做心形石。我无心捡起,却成了摆脱不了的宿命。某天你说,笔底的泼墨山水,忘了落款。

我总是在问别人的想法,很少细想自己内心的感受,就如自己总是被动接受,却很少主动去争取。我见过的每一对离人,主动离开的,不得不离开的,辗转难眠肝肠寸断,听歌听到泪水流尽,比比皆是。而我那些难眠夜,那些九回肠,那些荡悠悠三更梦,最终都死在了无休止的冰冷里。

轻描淡写,辗转了我前世的等待。是你,那个分不清是梦是幻的男子,原来,那是前世而非今生。我开始在每个迟暮浅唱汉乐府:“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一遍又一遍,你听得到吗?从前世到今生我等了太久。

就像那天值了班回去,大雨突如其来,也一下子把内心浇凉了。

黄昏又至,迷离的双眼习惯性的眺望彼岸。今晚月明,我看见若隐若现的你,箫声至,优雅的貌似天籁,陶醉了。如果等待只为相逢,那么在这秀色小城,什么时候才会圆前世千年等待的梦?渔歌唱晚,三更渐入,梦醒时分,摇曳在桨声灯影里的吹箫男子,何日,才是相逢?

躲不掉命运下过的雨。

苍天有泪,定格成缠绵悱恻的韵律。小城风光,明媚之余,你乘风破浪驶过岸来,我仰望见你扬起的发梢,俯视的你是否窥见我眸子里面晶莹的泪,我,等待已久……

“让我们结婚吧,假若你说。

六月的蔷薇肆意绽放了满架,是适于婚礼的季节。

假若你说了这句话,我只能应允做一个美丽而安静的新娘,垂拖在裙摆下的层层长纱,洁白似雪,不染尘埃,站在圣坛前,说,我愿意。

你也说,我愿意。(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然后,你将戒指套住你的新娘,而套住我中指的是我的新郎。同年同月同日同一个时段,城的这一端与那一端的教堂,我们,分别,结婚了

——张曼娟

我们始终一个仰视,一格俯视,你说,你来寻觅你的爱人,而我仰视的夹角告诉我,我转错了方向,无论怎样仰视也换不回前世今生的等待。你,爱上了,别人……

蒹葭苍苍,摆渡人未归。三更时分,梦绵长。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三更有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