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何人家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潇潇,瘦尽灯花又一宵。

圆月高悬,四野静谧。如水的光亮铺满枝头,微风轻轻一卷,便泛起了白色浪花。枝上系着的红色丝绦,亦随之翩然起舞。牵动底端挂的各色小瓶,撞击的叮铃作响。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抬手攀上枝头,嫩绿的叶子在掌心攒动,像极了某人长睫扑闪的模样。指腹暗自摩裟着瓶身,脑中重重叠叠的,都是那人踮着脚绑许愿瓶的样子。偶然回眸时娇俏一笑,瞬感春暖花开。

——《采桑子》

—姐姐,以后你有什么心愿,便写上纸条放在瓶里。

初秋,夜薄凉,薄衾难挡;红泪,湿罗衫,锦帕亦沾。月,保持着一贯的娴雅,淡看凡间平惹来的闲愁,轻抚深慰;缕缕凉风,闲拾片片零碎的牵念,挽在流年飘飞的袂角,迷离风情。灯花里的瘦影,燃尽相思,孤寂如画,独上红楼望尽,月无涯;不知,今夜此种风情终会栖落在谁家轩窗?

夜已深,晚风更凉。一声闷咳自喉间溢出,诸多画面皆如烟散去。此刻才恍然觉醒,衣襟袖口尽染霜华,寒意早浸透四肢百骸。不由扯动嘴角苦笑涟涟,默然转身往房内行去。

静默在庭院的一树栀子花,倾一抹淡雅的素洁绽放在岁月的边缘,那份清澈如水的爱恋不知曾惊艳过谁的风景?仅是那一瓣的芬芳入手,就足以缤纷整个生命的暗香,潋滟心湖里那份久违的静谧,谁又敢奢望这满树的落英,簌簌入怀?

庭院中,只余一盏油灯,置在冰冷的石桌上。静静地,等候着未归人。

我俨然是这秋水长天里,喜欢站在夕阳肩上的一只孤鹜,独赏着牧笛归童的淳朴,目送着鸟雁回巢的惬意;那山间的片片红枫便是我和风托出的红笺,依着山,淌着水,我义无反顾的飞向落夕。只是不知,能否迎来那片片多姿绚烂的云霞,带给我的细雨湿肩?

月的清辉婆娑了花容,清晰了竹影,也染湿了半笺心语。陌陌红尘,杳杳流年,谁曾为谁守候离殇?邈邈轮回,素素守望,谁曾在月下滴落千年的悲伤。等待,不是只有时间会走,还有,爱深埋。

这一季的绽放里,有种守望比时间更沧桑,有种爱恋比大海更深沉,岁月的尽头,我用寂寞慢慢缝合着曾经遗落的誓言,在人潮涌动的风尘里,我用清水浓墨刻写着流转在日月光华里深印的足迹,残留在素笺上的是深植在生命里的永恒,于烟水之湄,悠然,伸展。

一曲旧词不知何时穿肠在迷蒙的烟雨记忆中,抑也离愁,扬也伤情,浅葬在温柔的岁月里;清风扬起漫天絮语,深情吟诵,片片梧桐,情韵如诗,牵起思念的心弦。

拈一缕淡然秋思,影入温柔的眼眸,心韵豁然绽放,如一朵悄然盛放的青莲;抚一片潇然而落的秋叶,写上情词阙阙,心澜荡然起伏,似半杯醉然沉香红酒;生命独放,相思独斟。

秋水长天望不尽天涯,闲云野鹤飞不出心匣。我的城,秋恋殷殷,缱绻了的寂寞始终借时光的瘦笔涂抹着你的颜色;风起心痕,瑟瑟秋凉,不知,下一站你的红尘,能否落进我的城?

若可,借我羽翅穿越千年风尘,回溯到那个风雨萧萧的雨夜,听一曲乐府旧音,醉卧于那场瘦尽灯花的相思里,长眠;若可,赐我情缘拨开浓雾闲愁,还原那份悱恻的萦萦心怀,斟一杯陈香佳酿,相守在那座踏碎杨花的谢桥上,终老。(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流年不曾给于最美的韶华,但我一定会在流年里写下最美的回忆。无论岁月怎样沧桑容颜,不管红尘怎样滚滚而逝,我都会为你在那样的雨夜独守独醉。

风拂过,泛起些许薄凉,月朦胧,惹来相思缠缠,在日渐消瘦的季节里,看飞花如雨,惊散一生惆怅。轮回的古城上,依然有我素衣凭栏放飞的思念,不知今生的这般倾情,可否换得你相思一阕?拂去梦里花落的残伤,守望。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何人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