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焚烧梦想

忘了一切,只把这一夏的美,摇成一壶诗、酿成一杯酒、沏成一杯茶、燃烧一场梦,忘忧在这诗情画意里。

我以死亡的名誉,宣誓:我终将坚守文学。无论是否会摇摇欲坠,还是不入世俗。我,愿付出生命所有,直到世界尽头。

——题记

——题记

走过了,许多路。那曾经单纯而静怡的心湖,开始漾起许多的涟漪。你在山林中,你在森林外,回忆着过往的一切情愫,远眺鲜红的青春。未来的人生,可能有千种不同色彩的驿站和结果。而你,幽兰而懵懂的底色中,你早已开始孕育并描绘着鲜红的图腾。

仲夏

你,和千古前的人一样,在土地的表面,却是在森林的底部,走出了自己的路。然而,仲夏的红花,依旧离你那么高、那么远。你从枯了的满地的落红,似乎,看到了,一切,是如此的高不可攀。于是,你在夏夜的镜湖边,让日月的风雨冶炼日渐丰盈的灵魂,浸透进而渲染青春的华年。

天空的夜幕,又临近了永远的悲伤。昏黄的路灯,把行人的影子拉长,又拉远。光着膀子的大人在绿油油的树下谈论着,挥霍着这仲夏的燥热与不安。仲夏的天空,很亮很亮,深邃的,带给生活所有的成熟。月亮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模仿着太阳,却不能光芒万丈。星星一闪一闪的,把我的忧伤在这黑暗里舞蹈。我飘过很多的生活,我忘了许多的事情。我在每寸残留中寻找,又在每一寸残留中成长。每当我迷茫、惶张、无助时,我抬头,仲夏之夜的繁星会照亮梦的方向。

日益自白的人生,逐渐多愁善感的深情款款,在安奈的心湖中映现着红尘和红颜。有的人和有的事,竟然是如此的清晰和鲜明。清晰的脉络,鲜明的纹理,让你无法否认真实。阴影内外,阳光上下,暗藏的、外露的、隐含的、抛出的和黑的、红的,都是你青春不会缺少的配色和配音。

左边

是的,在这样的夏夜任凭风雨摇曳的你,又有什么可以来测量和识别真实和虚假、高尚和卑劣?春山将老,绿水苍白。碎了的心血,无数次染红了你渴望的世外桃园和你的内心世界里飘摇的红叶,黄昏的阳光折射着你人生的暮色,映现着层出不穷的追忆和寥寥无几的向往。已顾不得坎坷的、屈辱的,你总想用青春的余韵描绘完人生的红色。社会的、家庭的,我的、你的;阴暗的、邪恶的,黑的、白的,都是红的底色。你,用爱掩埋了过去,又用爱一如既往地编织着未来,哪怕只作枝头的一片花瓣。

知了,又在这漫长的黑夜里鸣叫,而我却已笑容灿烂。左边,有一个曾经的你,如一段歌曲,轻轻飘临人间,在无休无止的黑夜里,孤独的鸣唱。我开始忘记过去,渐渐变得不再清晰,我开始寻找,废墟里面存在过的颓废,重现于我的脸上,那以前的事,以前的物,都被时光刻成了回记。我从这里恐惶的寻找,在那里匆匆离去,从未曾熟息的步伐。在黑夜里滑动,悲伤而又绝望。

你,在叶海,竟然是如此的渺小和不堪一击。哪片是你,你竟然不知道你自己。红绿交替的隐层里,是另外一个世界吗?那,为何你?竟然,悲伤地飘逸到无声无息,一如仲夏的远空,浩渺得无声、深邃得无际。是枝繁叶茂的感伤,掩埋了笔挺伟岸的躯干?还是将去而残缺的青春暮年,仍然托举着残喘却鲜艳的秋颜?

左边,有一面镜子,我看见每一段回忆,都会存在在这面镜子里毫不起眼,镜子会被送到墓地埋葬,而我就会忘掉以前。左边有一个又一个的气泡,里面会盈满所有的梦想,慢慢遗忘在这时间的尽头。可是,我发现,只有一个梦,永不言灭,我跟着它,星光永恒。突然间,我的梦飘到那里,一直不变。在这仲夏之中。

你,匍匐在深林的间隙,像来去无痕的风,划过沧海桑田。消失,是最终的结局,被统称为自然。一切挣扎,不过是想用一切表象去掩盖一切真实,但表象总会腐烂或被揭穿,而真相,彷如湖水中的明月,却是永远。你,却始终在黑与白、红与蓝的间隙里坚挺着,用青春漂白黑色,用金黄高举着红艳。

右边

许多时候,你不得不静按心湖,自然而客观地审视着人间,一切无声的变迁。你将一切坠落和透心的刺击深深的窒息在湖底,留下青纯的底色和艳红的火焰烘烤着苍天,恰似燃烧的梦想,分明起于笔端,却又似乎不着边际。你将今生趟成一段幽蓝的涧,你一直在山的底脚感受着冬寒春暖。你在许多根的底部表演着死亡和新生,又在枝头和叶尖演绎着色彩斑斓的壮志和豪言。

右边,是悲伤的贝多芬,奏响哀鸣;右边,是满地的玫瑰,带血绽放;右边,是羞涩的少年,眯着眼睛偷看;右边,是幸福的阵亡地,绝处逢生;右边,还是个不再曾经的那个我,颓废,渐渐成长。

一切挣扎或奋力拼搏、爱恨或者得失都是一曲值得回放并且聆听的歌。而一切极致地伤痛或者喜悦时,无声而泪如涌泉地底嘶,都是对人间冷暖和沧海桑田最真切的诉说。

右边,有一只满心疲倦的燕子,等待死亡的恩惠;右边,有一个生机盎然的仙人掌,坚韧成长的伤口;右边,有一个迫不及待的王子,焦急永远的传说;右边,有一次次生长的荆藤,幸福与痛苦共存;右边,有一个永远舞蹈的我,探戈的步伐绝望而又明亮;右边,有落地的黄叶,人们匆匆踏过后,会留有多少悲哀;右边,有一个迷茫的少年,抱着古钟痛哭。右边,还有我的梦,永远光明。

憧憬过、向往过、努力过、拼搏过,都是你我,我们用青春牺牲过。得到过、失去过、淡忘过、追忆过,还是你我,我们用生命奉献过。人间是如此的和谐,肥红绿瘦,安逸静美。这是你、我、他青春的杰作。自然是如此的魅力,春暖秋艳、万紫千红。那是你、我、他生命的高歌。

我一直在右边,看着那些不知明的伤口,想不起当初。右边,有1000个人的脸,其中有999张虚伪,仅存的1张真实也被人们当成天真踏的体无完肤。我一边笑,一边闭着眼,看不见真实,就永远不会恐惶。我在右边,降亡,重生,阵亡。像一个无限的循环,我渐渐不再像以前那样棱角分明,开始变的古波不惊,开始变的平静而又淡然。

我们拥挤着、相携着,展臂擐脖、相亲相爱,彷如胭红的盛夏之花,用华夏的气概构成了不朽的林海长城;我们爱着,我们恨着。秦月汉关、长风当歌,用炎黄的灵魂谱写了不老的民族赞歌。我们的土地如此厚实而博大,我们的民族如此古老而文明,无处不展坚实而丰满。我们的家园如此优雅而美丽,我们的祖国如此挺拔而强健,现在已让外侵望风而胆寒。我们用华夏的古老炎黄的文明,我们用黄河长江的动力三山五岳的风格,开拓并走出了自己的特色。融合自然的灵感设计建造了美好的家园。我们汇集了万紫千红,描绘了中国梦震撼世界的容颜。

我开始变得不再那么自我,我学会世态炎凉,我看着一切在右边物是人非,我问妈妈“为什么”,妈妈说“因为我长大了!”我才明白,原来痛与成长并存。我看着那荆藤还在垂死挣扎,我笑了笑,因为我已学会不再心痛,我看到那些连挥手都没来得及的曾经,我看到明亮的探戈还在舞蹈,却已不再那么悲伤,我还看到通向文学的天梯,已不再遥远。

青春啊!生命。五千年啊!今天,走过了多少风餐露宿,走过了多少血雨星寒?忘不了啊!遥远的历史、殷红的事件;先秦的冷月、成吉思汗的铁蹄、南京的血,还有流泪的圆明园。

我褪去所有的冲动,披着生活满载而归,我把一切都努力做到,在右边,却感到恍然如梦。5年前的我,在回忆中,垂死、堕落。直到我有了梦想,仲夏的天空,就未曾黑过。努力了那么多,不必言于口,我会一直跟着那仲夏的亮光,如开头一般。愿付出生命所有,直到世界尽头。

干,鲜明。叶,鲜艳!坚挺地抗争,鲜红的追念!爱也明显,恨也明显。身怀曾经的耻辱抗争未来的光环,只有爱才是我们的永远。清丽的阳光透过相思的丛林,张衡在哪里?李白在何方?中山陵安在?长城仍然伟岸!黄河早咆哮、长江已腾飞;钓鱼岛已转身,南海已醒来;雄鹰已远征,江鰧已出海!

夏至,梦未央,时间只是带走我追随梦想的回忆,把它填入左边,我在右边,一直追着,不累,充满生机。我相信,无成功还是失败,总会有一朵花,等着我去怒放。

看,一带一路多么壮观,胜利的七十年,我们庄重而威严;看,中国梦的火焰已照亮世界的每个角落,中国的神舟已在苍穹中傲示,强悍!我们用恨的利剑披靡四方,我们用爱的双手美化家园。看,殷红的世界里,每个角落都有是我们用青春兑现的誓言。

仲夏,梦想!

我爱你,永远!永远爱,我们的祖国,我们的家园,才是世界上唯一绝美的世外桃源!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电话:0316-7190290

Email:996247487@qq.com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1月,焚烧梦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