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写作【www66159.com】

“感觉你的文章真的很抒情,善于从点滴间发现。”

有人问一位登山家为什么要去登山——谁都知道登山这件事既危险,又没什么实际的好处,他回答道:“因为那座山峰在那里。”我喜欢这个答案,因为里面包含着幽默感——明明是自己想要登山,偏说是山在那里使他心里痒痒。除此之外,我还喜欢这位登山家干的事,没来由地往悬崖上爬。它会导致肌肉疼痛,还要冒摔出脑子的危险,所以一般人尽量避免爬山。用热力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个减熵现象,极为少见。这是因为人总是趋利避害,热力学上把自发现象叫做熵增现象,所以趋害避利肯定减熵。现在把登山和写作相提并论,势必要招致反对。这是因为最近十年来中国有过小说热、诗歌热、文化热,无论哪一种热都会导致大量的人投身写作,别人常把我看成此类人士中的一个,并且告诫我说,现在都是什么年月了,你还写小说?(言下之意是眼下是经商热,我该下海去经商了)但是我的情形不一样。前三种热发生时,我正在美国念书,丝毫没有受到感染。我们家的家训是不准孩子学文科,一律去学理工。因为这些缘故,立志写作在我身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减熵过程。我到现在也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干这件事,除了它是个减熵过程这一点。有关我立志写作是个减熵过程,还有进一步解释的必要。写作是个笼统的字眼,还要看写什么东西。写畅销小说、爱情小诗等等热门东西,应该列入熵增过程之列。我写的东西一点不热门,不但挣不了钱,有时还要倒贴一些。严肃作家的“严肃”二字,就该做如此理解。据我所知,这世界上有名的严肃作家,大多是凑合过日子,没名的大概连凑合也算不上。这样说明了以后,大家都能明白我确实在一个减熵过程中。我父亲不让我们学文科,理由显而易见。在我们成长的时代里,老舍跳了太平湖,胡风关了临狱,王实味被枪毙了。以前还有金圣叹砍脑壳等等实例。当然,他老人家也是屋内饮酒,门外劝水的人,自己也是个文科的教授,但是他坦白地承认自己择术不正,不足为训。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就此全学了理工科,只有我哥哥例外。考虑到我父亲脾气暴躁、吼声如雷,你得说这种选择是个熵增过程。而我哥哥那个例外是这么发生的:七八年考大学时,我哥哥是北京木城涧煤矿最强壮的青年矿工,吼起来比我爸爸音量还要大。无论是动手揍他,还是朝他吼叫,我爸爸自己都挺不好意思,所以就任凭他去学了哲学,在逻辑学界的泰斗沈有鼎先生的门下当了研究生。考虑到符号逻辑是个极专门的学科(这是从外行人看不懂逻辑文章来说),它和理工科差不太多的。从以上的叙述,你可以弄明白我父亲的意思。他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学一种外行人弄不懂而又是有功世道的专业,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我父亲一生坎坷,他又最爱我们,这样的安排在他看来最自然不过。我自己的情形是这样的:从小到大,身体不算强壮,吼起来音量也不够大,所以一直本分为人。尽管如此,我身上总有一股要写小说的危险情绪。插队的时候,我遇上一个很坏的家伙(他还是我们的领导,属于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少数坏干部之列),我就编了一个故事,描写他从尾骨开始一寸寸变成了一头驴,并且把它写了出来,以泄心头之愤。后来读了一些书,发现卡夫卡也写了个类似的故事,搞得我很不好意思。还有一个故事,女主人公长了蝙蝠的翅膀,并且头发是绿色的,生活在水下。这些二十岁前的作品我都烧掉了。在此一提是要说明这种危险倾向的由来。后来我一直抑制着这种倾向,念完了本科,到美国去留学。我哥哥也念完了硕士,也到美国去留学。我在那边又开始写小说,这种危险的倾向再也不能抑制了。在美国时,我父亲去世了。回想他让我们读理科的事,觉得和美国发生的事不是一个逻辑。这让我想起了前苏联元帅图哈切夫斯基对大音乐家萧斯塔科维奇说的话来:“我小的时候,很有音乐天才。只可惜我父亲没钱给我买把小提琴!假如有了那把小提琴,我现在就坐在你的乐池里。”这段话乍看不明其意,需要我提示一句:这次对话发生在前苏联的三十年代,说完了没多久,图元帅就一命呜呼了。那年头专毙元帅将军,不大毙小提琴手。“文化革命”里跳楼上吊的却是文人居多。我父亲在世时,一心一意地要给我们每人都弄把小提琴。这把小提琴就是理工农医任一门,只有文科不在其内,这和美国发生的事不一样,但是结论还是同一个——我该去干点别的,不该写小说。有关美国的一切,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American’sbusinessisbusiness,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那个国家永远是在经商热中,而且永远是1000度的白热。所以你要是看了前文之后以为那里有某种气氛会有助于人立志写作就错了。连我哥哥到了那里都后悔了,觉得不该学逻辑,应当学商科或者计算机。虽然他依旧无限仰慕罗素先生的为人,并且竭其心力证明了一项几十年未证出的逻辑定理,但是看到有钱人豪华的住房,也免不了唠叨几句他对妻儿的责任。在美国有很强大的力量促使人去挣钱,比方说洋房,有些只有一片小草坪,有的有几百亩草坪,有的有几千亩草坪,所以仅就住房一项,就能产生无穷无尽的挣钱的动力。再比方说汽车,有无穷的档次和价格。你要是真有钱,可以考虑把肯尼迪遇刺时坐的汽车买来坐。还有人买下了前苏联的战斗机,驾着飞上天。在那个社会里,没有人受得了自己的孩子对同伴说:我爸爸穷。我要是有孩子,现在也准在那里挣钱。而写书在那里也不是个挣钱的行当,不信你到美国书店里看看,各种各样的书胀了架子,和超级市场里陈列的卫生纸一样多——假如有人出售苦心积虑一页页写出的卫生纸,肯定不是好行当。除此之外,还有好多人的书没有上架,窝在他自己的家里。我没有孩子,也不准备要。作为中国人,我是个极少见的现象。但是人有一张脸,树有一张皮,别人都去挣钱,自己却在干可疑的勾当,脸面上也过不去。在美国时,有一次和一位华人教授聊天,他说他的女儿很有出息,放着哈佛大学人类学系奖学金不要,自费去念一般大学的lawschool,如此反潮流,真不愧是书香门第。其实这是舍小利而趋大利,受小害而避大害。不信你去问问律师挣多少钱,人类学家又挣多少钱。和我聊天的这位教授是个大学问家,特立独行之辈,一谈到了儿女,好像也不大特立独行了。说完了美国、前苏联,就该谈谈我自己。到现在为止,我写了八年小说,也出了几本书,但是大家没怎么看到。除此之外,我还常收到谩骂性的退稿信,这时我总善意地想:写信的人准是在领导那里挨了骂,找我撒气。提起王小波,大家准会想到宋朝在四川拉杆子的那一位,想不到我身上。我还在减熵过程中。顺便说一句,人类的存在,文明的发展就是个减熵过程,但是这是说人类。具体说到自己,我的行为依旧无法解释。再顺便说一句,处于减熵过程中的,绝不只是我一个人。在美国,我遇上过支起摊来卖托洛茨基、格瓦拉、毛主席等人的书的家伙,我要和他说话,他先问我怕不怕联邦调查局——别的例子还很多。在这些人身上,你就看不到水往低处流、苹果掉下地、狼把兔子吃掉这一宏大的过程,看到的现象相当于水往山上流、苹果飞上天、兔子吃掉狼。我还可以说,光有熵增现象不成。举例言之,大家都顺着一个自然的方向往下溜,最后准会在个低洼的地方汇齐,挤在一起像粪缸里的蛆。但是这也不能解释我的行为。我的行为是不能解释的,假如你把熵增现象看成金科玉律的话。当然,如果硬要我用一句话直截了当地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我相信我自己有文学才能,我应该做这件事。但是这句话正如一个嫌疑犯说自己没杀人一样不可信。所以信不信由你吧。

“你一下子说到我的心坎里了。对我来说,深深地抒情是一种很美好很陶醉的感觉……”

“呵呵,感觉到你的陶醉了。这种美好的感受就是我们愿意一直坚持下去的原因。”

“哇!为你这句话点赞!你说得真好!”

“是呀,我以前就是觉得要先养活自己,文学是无法作为职业的,因为赚不了多少钱,不靠谱的行当。现在我会觉得其实写作时带给自己的那种美好的感受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那能不能赚钱,会不会有人喜欢写的文字又有什么关系呢。”

“姑娘啊,你又说得真是太好了!能不能赚钱、会不会喜欢,常常都无所谓!只因为这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挚爱痴爱啊!!!”

“是的,其他都无所谓了,自己喜欢,自己觉得幸福,才是真的好。”

“好姑娘啊,今晚听到你这些说到心坎里的话,我今天就没有白过……我现在每天都坚持写一千多字,也许就是为了这种美好的幸福感觉,自己默默地写着,自己默默地陶醉着,自己默默地坚持着……”

“加油哦,我相信未来的自己一定会感谢现在的坚持。向你学习,我现在也规定自己每天写3000字,因为长篇小说嘛,一章就需要3000字,每天至少更新一章,没时间也要坚持默默地写。”

这是我和一个深圳大学的研究生——一个文学写作者之间的一些对话。这些对话,不经意地道出了沉默的写作者内心深处最真诚的话。我自然理解她的坚持,它源于灵魂的热爱,它源于心灵的幸福,为此,哪怕是忍受长久的沉默,也是心甘情愿并毅然无悔的!

这个世界上总会存在这样一些写作者,他们常常待在一个安静的角落,忍受着身心的孤寂,显得沉默而自尊。他们淡出了世俗的喧哗,回归到火热的内心,为自己、为幸福而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沉默的写作。

法国伟大的作家普鲁斯特就是这样的沉默者。在对爱情深感绝望的时候,他决定从事文学创作,写出自己一生经历的悲欢苦乐。从1906年开始写作《追忆逝水年华》,怀念和追记自己已经逝去的青春。

从此,他坚守着沉默。他只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遨游,这差不多成为他存活的全部意义。他将自己仅有的一次生命全部押在了这部长篇小说上。而这注定是一场无声无息的漫长的孤独的写作。他没有渴望获得相应的物质上的酬谢。这种沉默的写作本身所带来的巨大的幸福感,便是对他最好的恩赐。他夜以继日地写作,历时16年,终于在逝世前将作品全部完成。而作品的后半部是在他死后五年才发表的。

这样的沉默的写作是让我们尊敬的。这样的沉默的写作者更是让我们敬仰的。他们的写作似乎纯粹是为了自己的心灵,为了寻找一种生命的安慰,使生命的火焰得以恣意燃烧。

他们只是默默地燃烧。他们似乎规避了这个时代,自甘做一个沉默的人物,为了抵挡生命中永恒的烦恼,他们甘愿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咀嚼、聆听,编织着自己的锦绣华章。他们很孤独,所以他们从写作中汲取生命的快乐。

在这种沉默的写作中深情陶醉,享受生命的美好,他们强盛的生命力必将绽放出璀璨的光芒!(李军君写于2015年6月26日18:06)

李军君 联系电话:15013541335 QQ:952876798

邮箱:952876798@qq.com 微信公众号:lijunjunwenxue

作者简介:

李军君 男,陕西渭南人,作文培训师,文学写作者。大学本科,汉语言文学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痴爱信仰:文学!坚持写作,曾在《散文选刊》《西安晚报》《宝安日报》《学生之友·最作文》《散文中国》等期刊发表文章,并有作品散见于网络。热爱教育,在深圳市从事作文培训教学6年多。现居深圳龙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沉默的写作【www66159.com】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