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6159.com多谢您,天神的梦

夏之梦,坚强的梦。夏之梦,奋斗的梦。一路有梦,一路有您。

  高中毕业的我,有一份颇为人羡慕的国企工作。然而不甘平庸的性格迫使我参加了自考。闲暇之余,便抱着书四处翻看。同事们自然对我另眼相待,嘲笑我不会安于现状。

高中毕业的我,有一份颇为人羡慕的国企工作。然而不甘平庸的性格迫使我参加了自考。闲暇之余,便抱着书四处翻看。同事们自然对我另眼相待,嘲笑我不会安于现状。

  初到工厂,每周只有半天的时间学习开天车,其余时间也只是随便走走或者读读书罢了。那日,接触天车不久的我。在小心翼翼的挪动天车的档位,只为顺利通过障碍。前进,后退,左移,右移。然而无论是否跨越障碍,师傅总要在一旁破口大骂。这样,持续了一个小时。我的手没停,他的嘴也没停。然而我并不计较这些,但是他最后说:“他妈了个逼的,书呆子,啥都他妈的不会。”练车结束。我一改往日的笑脸。路上,师父与我讲开车的技巧,我只冷漠的回答:“我尽力。”(不只是冷漠,这也是我唯一的全部的答案。)坐在回家的客车,我遥望远处的青山,那无色的玻璃窗,却不解我眼角的呢喃。

初到工厂,每周只有半天的时间学习开天车,其余时间也只是随便走走或者读读书罢了。那日,接触天车不久的我。在小心翼翼的挪动天车的档位,只为顺利通过障碍。前进,后退,左移,右移。然而无论是否跨越障碍,师傅总要在一旁破口大骂。这样,持续了一个小时。我的手没停,他的嘴也没停。然而我并不计较这些,但是他最后说:“他妈了个逼的,书呆子,啥都他妈的不会。”练车结束。我一改往日的笑脸。路上,师父与我讲开车的技巧,我只冷漠的回答:“我尽力。”(不只是冷漠,这也是我唯一的全部的答案。)坐在回家的客车,我遥望远处的青山,那无色的玻璃窗,却不解我眼角的呢喃。

  梦境之中,我四处找寻,来到中学时期那间古老的教室。我透过玻璃窗,恩师正在里面授课。我推开门,凝望着她慈祥的眼睛,有一种想要抱着她大哭一场的冲动。她轻轻的说:“来啦,快回去做吧。”我转过身,到那个似乎给只属于我的座位,静静的,听恩师讲课。良久。就这样,这场梦结束了。

这一夜,上帝来抚摸我的心灵,赐给我一个温暖的梦,一个道尽委屈的梦。

  醒来,我向窗外望去,还未亮。转过身看看睡在一旁的妈妈,回忆刚刚发生的逼真的梦境。不知为何,我哭了。又一次。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而我觉得,只要不被爱我的人看见,听见,那便无妨。

梦境之中,我四处找寻,来到中学时期那间古老的教室。我透过玻璃窗,恩师正在里面授课。我推开门,凝望着她慈祥的眼睛,有一种想要抱着她大哭一场的冲动。她轻轻的说:“来啦,快回去做吧。”我转过身,到那个似乎给只属于我的座位,静静的,听恩师讲课。良久。就这样,这场梦结束了。

  雨后的清晨总是格外的清新,脱去昨日的疲惫。漫步在眼光之中,看柳絮在湛蓝天空中起舞。彷如隔绝尘世。这一日,我转动经轮,不为祈愿多福,只求恩师安好。这一天,我礼佛百拜,不为消除业障,只求母亲康健。这一月,我诵经千遍,不为参悟人生,只求感恩永住人世。

醒来,我向窗外望去,还未亮。转过身看看睡在一旁的妈妈,回忆刚刚发生的逼真的梦境。不知为何,我哭了。又一次。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而我觉得,只要不被爱我的人看见,听见,那便无妨。

  时隔数月,我以从一位业余天车工转为正式工种。自从被师傅骂过之后,我更努力的学习天车。自那以后,再没有骂过我。如果你问我恨他不?我的回答是:“我只想告诉他,读书是为了让我更好的面对生活,书不会教我怎么开天车,但是他会教我当你开的很差被骂的狗血淋头之后,依然相信自己,并且努力去开好这个车。这就是读书的意义。”

雨后的清晨总是格外的清新,脱去昨日的疲惫。漫步在眼光之中,看柳絮在湛蓝天空中起舞。彷如隔绝尘世。这一日,我转动经轮,不为祈愿多福,只求恩师安好。这一天,我礼佛百拜,不为消除业障,只求母亲康健。这一月,我诵经千遍,不为参悟人生,只求感恩永住人世。

时隔数月,我以从一位业余天车工转为正式工种。自从被师傅骂过之后,我更努力的学习天车。自那以后,再没有骂过我。如果你问我恨他不?我的回答是:“我只想告诉他,读书是为了让我更好的面对生活,书不会教我怎么开天车,但是他会教我当你开的很差被骂的狗血淋头之后,依然相信自己,并且努力去开好这个车。这就是读书的意义。”

眼泪是在哭诉自己的不争气,是痛斥自己让爱我的人等太久。

一路有梦,一路有您。感恩。

——2015.8.25

灯下QQ1476851204邮箱1476851204@qq.com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www66159.com多谢您,天神的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