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落的榆钱

家住北方,经历更多的是奇寒或风沙漫天的天气,时令在这里已经名不副实。五一左右河面才完全脱去厚重的冰甲,高山上的积雪在暖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一过小晌,天就凉下来,夜里窗子上还会结下形态多姿的冰花,不知又要多久院子里矮墙根儿的蒿草才羞羞怯怯探出头来,这是春的象征。真正夏天的到来是要等到榆钱的飘落。

北方多榆树,初夏是榆钱成熟的季节。干了的榆钱在微风下像雪一样,纷纷扬扬的落下来,聚到街角,聚到墙边,再随着风流向远方。

榆树并不是这里的土着,八十年代初期中国数亿农民真正从集体劳作中“解放”出来,原来的牧业小队一下转变成林业队,一尺多高若蚊香粗的榆树苗坐着生产队最后一辆牛车最后一次外出公干的机会来到这里,上百亩的饲草料地撂荒植树,这批最早的榆苗扎根在这里而且以最顽强的生命力装点着这片肥沃的土地。有谁会想到正是这次人为的迁徙让这里若干年后的山坡、沟壑、路两侧、都长满郁郁葱葱的榆树。

初夏,乡村的街道是静谧的。因为 ,乡下人一年的故事从夏季已经进入情节,人们或下到田里,或外出打工,只剩下古老的街道,空落落得摆在那里,只偶尔有几丛谁家的马兰,挺着蓝色的花朵聚在墙角,在干旱的日子里显得有些倔强,像它的主人,典型的北方庄稼汉,却也被压上了几片飘落的榆钱,昭示着生命的绿色上夹杂了几点干枯的白。

2000年后,中国政府机构管理日趋完善,村一级领导的可支配经费大幅缩水,既要做好百姓的当家人,又要让自己在场面上转的开,这就需要睿智。有的借项目向施工方弄点提成,有的借村里的基础设施投资多划一笔,有的把卖掉的村有土地再延长若干年,在这种处境里林业队生长二十几年的上百亩郁郁葱葱的榆树被圈定出卖,买断这些生命的居然是含量极低的私人小矿,他们把这些树截成小段做井下的支杆。一个多月的采伐,伐去了人们心里的希望,有人愤恨,有人谩骂,有人偷偷举报,然而一切都无法挽回,寒冷的冬季里满园狼藉,采伐后的树头、乱枝、雪白的树根让人不堪入目。初春时只见到满园的白树根,连树枝也被贪婪的人当柴禾捡走,村里承诺要挖掉榆树根种植杨树,然而直到入夏也见不到一点儿行动,直到秋撒雨不断交织在空中的时候人们才发现满园密密地长出小榆树苗,这是数以万计的榆钱趸积的新生命,每一个新生命都是那样的坚毅有力,几年里再没有人再去理会这儿,因为它失去了在拼搏生活的人眼里的价值。

沿着墙边的榆钱会形成一条小河,不知道会停在哪里,也不知道将会有多少榆钱长成榆树。榆钱形成的小河是流动的诗,是流动的生命。空闲了的人们会把聚到一起的干榆钱扫回家,搓去皮,炒榆子给孩子们吃。童年的时候曾经扫过许多次,不知道吃掉了多少榆树的种子。其实,人们喜爱榆钱不只是喜爱干了的,当榆钱刚刚在大树上绽开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吃了,加上许多家畜也很喜欢榆钱,那些有幸存留下来的只是少数。当哪天一场雨过后,它们会很快变成小榆树。所以,这漫天的榆钱不只是老榆树的迷茫,也是它一个个的梦。

没有了大树的阻挡,自然而来的榆树苗尽享雨露,一路向上生长,亭亭玉立,因为生长致密,人绝难以穿越。盛夏,旺盛的一团绿色。曾有人想除去它们来种地,结果都因耗资过大而放弃,这密密匝匝的上百亩榆树生长的就愈加顽劣了。直到清脆枪声响起,才有人直起劳作的腰惊恐地看周围的一切。打猎?是,就是打猎。人们的结论是准确的。庞大的越野车,乌黑的枪管都证实这一点。密封的榆树已经长到三米多高,难以穿越行人和家畜的榆林却成了野兔、鹌鹑、野鸡、沙鸡的栖息地,它们安全地在这里繁衍,直到响起枪声。勤劳、敦厚的村民不敢靠近庞大的越野车和端着乌黑枪管的人,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懂打猎,与打猎的人也不再同一个生活的层面上。虽然这里是自己的土地,他们也只有感到惶惶的无奈。但他们可以诅咒那些夜间在林边拉网,下套,电击的无赖、懒汉。就这样经过一个晚秋和寒冬,榆林又流淌出绿意。周边的榆树已经挂上了浅绿色的榆钱,他们会迎着油润的春雨生长,直到变色,顺着柔和的暖风飘落,或远或近,或化泥或新生,这里已经是一片自然生息的土地,虽然这里仍旧有掠夺。

会不会有人说我们不应该吃掉榆树的种子?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世上的万物是相克的,在相克中形成的一种平衡,任何单一的物种都不会独霸世界。至今都在探寻恐龙灭绝的原因,我倒是认为是恐龙自己灭绝了自己,那是因为它们太强大了,强大到独霸了世界,破坏了自然界的平衡。于是,我想到了老子的学说。当今许多人非常推崇老子,但老子有很多观点是错误的。他的“无为”思想,他构想的“小国寡民”的社会形式,都是错误的。假入按照老子的这一学说,人们不发展生产力,没有更高生活水平的追求,没有任何战争,甚至彼此之间互不来往,那么,人类是安静了,但人类的数量也很可能迅速发展,发展到没了生存的空间。那样,不是再起战争就是全部灭绝。如果没有战争,那就必须有一种控制人类数量增长的有效手段,像自然界一样,保持一种平衡。所以,当一个国家统治了全球的时候,那就是人类最危险的时候降临。

不远处是杏林,齐齐整整,能看出人改造自然之雄心和业绩,但是我断言,这样的工程经不起时间的推拉,当利益缺失时,这些人工林就会以各种理由被人为的破坏掉。犹如用橡皮擦拭掉一条铅笔印,假如不是如此,那么再生能力极差的杏树林又能耗多久呢,谁又会在利润极低的经济林前徘徊不前呢。脆弱的白杨树已经染病多年,杨树林正以惊人的速度淡出人们的视野。又是北方榆钱在飘落,是盛夏到来,万物展现生机之时,亦是我们对未来的思考之时。

榆钱飘落的日子,也飘落着许多遐思。这漫天的榆钱,包容进了古老的村庄,也包容进了从古到今的哲理。

QQ号码:2773471146

QQ邮箱:2773471146@QQ.com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飘落的榆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