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永久是标准

我和包玉泉都是一起应征入伍的同年同月兵,他是科左后旗人,我是库伦旗人,新兵期间我们都分在同一个排,他在四班,我在六班,都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在部队我俩是要好的朋友,从新兵开始直到至今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虽然十多年没有见面,但QQ、电话都能联系上,得知他退伍后在科左后旗建行上班,已经安家,他爱人自己开了一家服装店,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宝贝女儿,日子过的恩爱甜蜜,我当战友的为他高兴为他祝福。

每次给我妈视频,她都会教还不到2岁的侄女说,姑姑,看洋洋今天漂亮不漂亮,洋洋好漂亮呀。

包玉泉英俊潇洒,穿着军装是一名标准英俊时尚军人,脱下军装是一位帅气十足的小帅哥。当年在新兵连期间是四班长洪辉的得意弟子,为四班长分担了不少训练及内务琐事,是四班的标杆,因此四班长洪辉在周六周日和排长、还有五班长、六班长一起打牌时那个牛气劲,口气也高出两个班长一倍还要多。

嗯,这像是我妈的一贯作风,夸完大的、夸小的。我妈一直对我挺满意,也很放心,她的愿望是,洋洋以后长大能成我这样就好了。

每次内务及仪容仪表检查四班都是第一,在四班包玉泉的影响下我们排内务全部都是优秀,内务流动红旗三个月内就没离开过我们排,这期间包玉泉是做出了诸多贡献,例如别的战友休息包玉泉还要检查内务,帮助其他战友扣扣被子角,叠叠衣服,战友们集合前检查战友们个人卫生及穿着等,早晨有的时候他要比别的战友多起来半个多点,他在日常是这样帮战友们的他自己也很严格要求自己的,他无论是内务还是军事训练都是呱呱领先者,是我们全班人的榜样。

而我的愿望是,以后待我为人母,能成为我妈这样的母亲就够了。

新兵下连后他被分到一营三连,我被分到政治处宣传股报道组,他的位置在西边,我们机关在东边,距离有三公里远,我偶尔去他们连队找他聊天,说东道西,谈天说地。第二年他也带兵了,部队大操场在我们报道组前方,他趁休息时会到我这里坐坐。


后来听说不知道因什么原因犯了点小错误,再后来在部队水房打水碰见过一次他向我借钱,因为我那个时候刚买完相机实在是手头里没钱也就没有能力帮助他,再后来我去连队找他,听他的战友们说他调离了别的部队。

从小帮我挡掉不想接的男生电话,现在帮我推掉各种奇奇怪怪的相亲。每次打电话,第一句问的总是,吃饭没,吃这么少,能吃饱么,你要多吃点。母亲眼里,我的身体健康和我开不开心,永远排第一位,和我什么时候结婚这种问题比起来更让她挂心。

一时间没有了他的音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打招呼就匆匆离去,有可能是当时情况紧急匆匆而走吧,后来部队精简裁员我们都离开了部队。

支持我四处旅行,出门的时候帮我收拾行李,玩够回家的时候当我没离开过,给我做好吃的。

在这期间由于忙于生计没有刻意地去打听包玉泉的情况,也就失去了联系,再后来日子稳定了,开始搜寻他的踪影,于是到处和后旗战友寻找他的联络方式,可都没有结果,再后来我在库伦吧,科左后旗贴吧发了一条寻找战友包玉泉信息:我叫王长禄,是2000年入伍的,部队是河北张家口,我和玉泉是最要好的战友,我们因部队裁军各奔家乡,虽然库伦旗和后旗只有几十里的距离,但我们自退伍之日起已经有7年没有见面了,也无法取得联系,望有知道包玉泉下落的好心人让他与我联系,我的QQ是775006548,电话是:0475——4910692。

让我多学新技能,让我待朋友真心,自己少花一些钱,给闺蜜孩子的满月礼不能少。让我在外磨练见世面,不允许我回家过安逸的生活。

这条信息发出去也没什么结果,最后是通过四川战友杜军组织成立的66441部队战友群才找到包玉泉的联系方式,我拨通了包玉泉的电话,得知近些年过的挺好也就彼此都很放心,双方都要求带着家属来对方所在地串门做客,可都因家庭、事业忙碌至今没能见面,库伦旗和后旗乘车只需要一个半小时,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会坐在一起吃吃喝喝,一起讨论新兵连时的军旅生涯。

不干涉我的工作,我的恋爱婚姻,我所有的选择。做不到所有的都支持,至少她选择了理解和接受,从不试图把她的意愿强加在我身上。我做的任何事情,一定是我想做,而不是她想我该怎样。

通联:内蒙古库伦旗哈达图大街露露照相馆 电话:0475——4910693王长禄 QQ:775006548 信箱:klwangchanglu.2007@163.com

我这么任性的孩子,做我的母亲,一定很不容易。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甚至不敢妄言,我能做到如母亲待我这般,来待我的孩子。也许我连十分之一都做不到,母亲永远是榜样,假如我有做的不好的,我一定时刻将母亲待我的点点滴滴拿出来,提醒自己。

此外,我还有小小的奢求,希望这个从小被满满的爱,幸福,和鼓励包围着的小姑娘,长大以后,有能力爱自己,而后带着满满的爱,去爱别人。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母亲永久是标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