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南下!

终踏上了南下的旅途。

南下南下!来自价值at风险的原创专栏南下的逻辑还是单独说几句吧,免得又误导人。首先我仍然坚持A股的个股大熊市观点,逻辑不想再说了,再笨的人看看浙江世宝AH差价也该明白了吧?同时我也不看空指数,但也不看多牛市。因为现在经济没有到最低谷,不看空只是大蓝筹的估值反映了非常悲观的预期,他们封杀了指数下跌的空间罢了(这一观点从13年就开始喊了),我认为在经济没有见底之前,最多只有估值修复的行情,自然不会看多牛市。很多人说我大空头是真不了解我,要看空的话我还会在2000点下面配置大蓝筹吗?还会在上涨后一直尽力推荐便宜的品种吗?还会一直嚷嚷着南下吗?直接清仓不就完了。我减仓A股,南下港股是因为我不认可A股的暴涨,现在A股严重背离理性正常的逻辑以及经济基本面,出现暴涨。相比之下,港股却非常理性,走势完全符合我的逻辑和经济基本面(我认为A股理性的走势应该是指数靠大蓝筹的高ROE稳住,慢慢渡过经济下滑期和股市制度改革期,结果A股没实现,港股实现中)。就以这3个月为例,从9月份糟糕的经济数据开始到今天糟糕的12月PMI数据出炉,期间港股一路下跌,但A却大涨,同期AH溢价指数上涨30%,在同股同权且有沪港通通道的情况下,两市短短几个月背离30%。从个股的角度看更明显,大把蓝筹股差价在50%-100%,比如昨天举例的中海油服AH对比油价的走势,长期哪个市场更有效更容易投资是一目了然的。当然硬要说A股这样走是政治上的诉求,是正常的逻辑,要尊重市场也不是不可以。图片 1,反正我选择相信常识,和市场对着干,我并不是不看好中国,不看好A股,但我坚信,党再牛逼也不可能打破经济规律,打破常识,况且现在A股还没到值得看好的时候呢,各项体制仍不完善的情况下,A股没有个股的长牛行情,只有少部分蓝筹股和优秀的公司在足够低估后具有投资的价值,仍是一个主要依靠政策出现短命牛市的股市。再说今天,A股券商继续强势,带领金融股大涨。尾盘银行也开始飙升,AH溢价指数暴涨4.44%,涨幅创几年新高,总体溢价指数到120了,连银行股平均也有10%的溢价了。意味着A股的蓝筹已经大面积高溢价H股,不再具备估值的优势。所以我的选择是减仓甚至看空A股,转战港股。特别是今天过后,我更坚定了南下的想法。接下去一段时间,总的策略上我会开始大规模的南下,但至于具体的买点,走一步看一步吧。同时也会考虑A股剩下的半仓继续减仓的问题。持仓的中石化都溢价25%了,电力股优势也不很明显了。不过,这里劝想要南下的投资者想清楚了,因为AH的差价可能会继续扩大,或者收窄会以下跌的方式来完成。但对于我来说,风会不会往南吹,A股是牛市还是熊市,我不知道也根本不想知道。因为我只会傻傻的坚持自己的投资原则。反正既然前提是不看空大蓝筹,自然是哪里便宜买哪里了。同时,对于A股或港股一些优秀的小公司成长股,依然会保持关注,等待熊市后跌到我的预期价格范围内。认为市场是错的,选择和市场做对是要有多傻才能干得出来?所以,最近被N多人说我是大空头,说总预测市场该死。我也无所谓了,只要内心深处明白自己坚持的原则和逻辑,这就足够了。

黄昏未尽,街灯泛着黄光,故意雕刻着路的模样,霓虹灯早早闪耀。往车站走着,任寒风与脸亲密拥抱,执意前行,为逃避冬天,为避开寒冷。

等待许久,车子终于缓缓前行,最终离开了这座小城。车外有着冬天难见的夕阳,伸手感受,被冰冷的车窗阻挡,它不温暖,或许窗外还依然是冬天吧。

向着逆光的方向前行,阳光终究逝去,于是在某个看不到阳光的转角,随着温柔的音乐流淌睡去,梦里总太奇怪,无法描述,却又莫名的恐惧。醒来已是凌晨四点,车子不再前行,思绪疯狂的不顾一切的生长,然后等待着慌老。

然后开灯,打开记事本,读到抄写余秋雨先生的《夜雨诗意》里的一段话,于是改动些许,再次抄写。

“雨夜,玻璃窗冰冷冰冷,被呵出的热气呵成一片迷雾。你站着窗前,能看见的东西极少,却又似乎能看得很远。风不大,轻轻一阵,立刻转换成渐沥雨声。用温热的手指划着窗上的雾气,看见了窗子外层无数晶莹的雨滴。新的雾气又腾上来了,也还用手指去划,划着划着,终于划出思念的名字。”

思绪总飘得太远,也只文字能记下。

时光久了,淡的淡,忘的忘,而依如从前拉扯着掉队的灵魂。跟不上节奏,一颗小小的心装的只是那么几个人那么几段时光。只却越走越远,不小心丢了自己,也丢了许多人,能说话的人所剩无几,越来越沉迷书的世界,越发放纵自己放下所有在书里沉醉,也越发觉得可以抛弃一切。丢了的名字将会在哪个雨夜记起呢?不知。

合上记事本,随意翻着席慕蓉的诗集,也不知这诗集是谁赠与,只是她的诗终究不不适合自己,便迷糊睡去。

再次醒来,微光安静的流淌,车子继续缓缓前行,将脑袋靠在玻璃上,轻微的震动清醒着脑子,一个人坐车总要这样思绪才不飘得太远。许久许久,可以感受温暖的风抚过玻璃外的世界,朝阳在地平线的另一边撑亮半边天。车子转了一个弯,一缕阳光照到脸上,暖暖的,洗掉黑夜的不安,迎接着南国的黎明。

车站外清香扑面,感受到凉意却又不冷。(短文学网www.duanwenxue.com)

父亲也不责怪突然来到,见到面也总是开心的。父亲带去吃饭便匆匆的上班了,吃完饭便独自到处乱逛。南国。曾经的荒地如今已长出高楼大厦。儿时的玩伴或是好友早已失去联系,从父亲口中得知谁是谁,只是再见却早已陌生。

午后。坐着713路车,路过多个花展处,花香扑鼻,纷彩满路,我想花都大概是“花之都”之意吧。却也不停直到郊区,再没有高楼,没有忙碌路口,没有匆忙车流。场景大概和儿时记忆里相似,大多都已不记得,也只有父亲母亲能给予肯定吧。待到日落,趁太阳完全落下之际留下满天通红却无太阳的照片。

小住一段时光,筹划着去海边,父亲说我幼时见过海,记忆里却一点无印象。路程到也不远,一小时的地铁和一小时公交,选了天气甚好的一天,却被补课通知扰乱了计划。订票与收拾行李扰乱心绪,再无心前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南下南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