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6159.com】亲情·乡情·友情

快节奏的生活和来自多方的压力,使得今天的人与人之间关系变得淡漠,许许多多的人都在面临着“失去归属感”的危机。人一旦失去归属感就会产生不安全感。邻里之间,显得陌生;亲戚之间在不断地疏远,人与人之间的来往日趋走向功利化,背着“有用”或有目的地快速接触,又快速疏离,趋利避害成为其典型特点。

常年下海捕鱼的外甥来村里看望舅舅,给舅舅刘老嘿捎来两每鲆鱼,每条足有三斤重。本地讲“一鲆二镜”,可见鲆鱼在海鲜类中属顶级类。刘老嘿满心欢喜。却舍不得自家享受,决定拿来答谢人。

乡情、亲情、友情在不断地被淡化,充斥于生活之中的是虚伪和冷漠,阻断了人与人之间的正常情感交流和心灵安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人人都在忙碌地穿梭、奔波,而内心却往往处于一种恐慌的感觉,外在的热闹繁华却无法掩饰内心的荒凉,许许多多的人却处于一种莫名其妙荒漠般地孤寂。

刘老嘿首先想到的答谢对象,是住在隔壁的赵平常。与其他农户一样。刘老嘿一家种地务农,也捎带养几口猪。猪有时候闹毛病,就招呼隔壁的赵平常过来,打点针,吃点药,毛病就好了。可赵平常从来都是只按进价收取药费,自己的医术和耽误的工夫忽略不计。刘老嘿家的母猪生一窝猪崽,猪崽一过满月该宰了,赵平常便会主动过来给实施手术。由刘老嘿当帮手,赵平常把猪崽一只一只逮住,按倒,一只一只劁,弄得两手血满头汗。劁完了一只去换另一只的时候,赵平常就把刀子叼在嘴上。弄得嘴角也沾满猪血。猪崽劁完了,刘老嘿过意不去,要留赵平常吃顿饭,他却不肯,顶多是拿几个猪卵子回家去炒了下酒。平日里,刘老嘿没啥酬谢人家,这回外甥拿来两条鲆鱼。也算提供个酬谢的机会。

亲情、乡情、友情,能让人产生一种归属感,是一种精神的家园,也是人心灵的一种寄托,是人际之间的关系的纽带,是人生活的一种精神支柱;让疲惫的身心得以休养;让内心不再孤寂,敞开心扉接受阳光的沐浴;掀开了人与人之间隔阂的阻挡,心与心之间充满真诚与忠诚,相互体贴,相互依存,相互支持,相互抚慰,继而产生一种安全感、踏实感、温暖感。

刘老嘿拎着两条鲆鱼,走进隔壁赵平常的家,对赵平常“嘿嘿”笑道:“平常,你瞧这是啥玩意儿?”“哟,哪来的鲆鱼?”“我外甥拿来的,也送你两条尝个鲜。”“不中,这可不中,你外甥对你的一份孝心,我怎好领受?”“嗨,叫你收下你就收下,我家里还有,哪能没我吃的!”刘老嘿丢下鱼,扭头便走。

越来越多的人历经了生活的坎坷与洗礼,开始留恋浓浓的亲情、厚重的乡情、深厚的友情,他们就像一杯浓烈的陈酿,芬芳、诱人无比。伴随着岁月的洗礼,年轮的增加,留恋之情常现于点滴之中,常现于梦萦之中,萦绕于眼前与耳畔,让人迷恋、徘徊。

赵平常推辞不过,收下这两条鲆鱼,却也不想满足自家人的口腹之欲,这不年不节的,又没客人,干嘛煮两条鲆鱼吃?何不也拿来答谢个人情?虽说赵平常助人为乐,却也得人相助,也会欠下乡邻的人情。这时候赵平常便想到了槐树院里开小卖部的李随和,常年累月的。可没少给人家添麻烦。

在市场经济的的催促下,人们的观念在悄然地发生变化,灵魂不断地被侵蚀,传统的缺失,使得亲情、乡情、友情被日趋淡化,许多人纠结于过去与现实之中,浓厚的情义似乎与我们渐行渐远,功利之心让人的心灵蒙蔽上一层抹不去的阴影。

李随和家有辆双排座,隔三差五开着去城里进货。赵平常也时常去城里进兽药,便老是搭李随和的车,如果乘长途班车进城,那站点离村子还有三里远,要打票不说,也不方便。而搭乘李随和的双排座就方便多了,从家门口坐上。回来从家门口下车,几箱兽药也捎回来了。常年这样,就没见过李随和脸上不欢喜。有时候赵平常递支香烟给他,他瞅瞅,套掏出半盒更好牌子的扔过拳,同时笑道:“就你那牌子的,还往外掏呢!”

许多人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不在停留于人品、情义等层次,而是看其职场成就、财富积累多少、社会地位的高低。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日趋功利化,看是否对自己眼前或未来有利、是否能给自己带来以外的收获、利益。职场的成就和财富占有数量是现代人衡量人的标准,也是向别人炫耀的资本。(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不用说,赵平常一直感念李随和,这回有了两条拿得出手的鱼,便借花献佛,好说歹说塞给了李随和。

归属感的缺失使人精神显得空虚与苍白,灵魂像无根云一样飘泊不定,内心的荒凉与困顿经常纠结于心头,发出归属回归的呼唤,梦想着纯真、情义的回归,让心灵不再孤单,精神不再虚脱。

遇上同一种情形,许多庄户人的想法往往非常一致,不谋而合。李随和放下赵平常送来的两条鲆鱼,居然也没想自家人的口头福,而同样想要用来答谢他人。想来想去,他觉得应该把鱼送给王老颠,王老颠可帮他大忙了。

归属感的缺失也是凝聚力缺失的表现,凝聚力的缺乏使得人际之间变得像一盘散沙一样无法归拢,许多人无法找到精神的倾泄口,抑郁困扰着他们,孤独地生活,渴望认可、渴望归属,却又厌倦了被人打扰;人与人之间没有了群体意识,几乎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

王老颠的一条腿有残疾,走路一颠一颠的,干不了重活。村委会便照顾他,安排他在村委会打杂。接接电话,扫扫院子,看看大门,算是半个警卫。另外,王老颠还兼管开广播,招呼人们开会啥的,也捎带广播一些便民的零碎事。比如谁家采了客,主人却外出串门去了,王老颠就开广播招呼主人快回家。有人在街上捡了什么东西,送到村委会,王老颠就广播失物招领。

网络成为现代人生活的必需,行行色色的网群、微信平台,或者匿名行为,成为精神的寄托,使得许多人迷恋于其中,而不愿面对现实,随心所欲的进行宣泄、倾诉。现代技术无情地阻隔了人与人之间正常的感情交流和心灵安抚。

槐树院李随和豪的小卖部,自然经常进些适销对路的新货。比如时尚服装,时鲜水果,节日美食,以及啤酒、饮料、蚊香,小学生作业本等等,新货一到,怎么能让村民们尽快知道呢?李随和就与王老颠搭上关系,让王老颠在广播时顺便给做做广告。王老颠倒乐意帮这个忙,说这点小事不过是搂草打兔子——捎带。可这些年多亏王老颠的免费广告,才使李随和的小卖部物畅其流,生意兴旺。这两条鲆鱼送给王老颠吃,比自家吃了好。

为了短时的目的,临时拼凑在一起玩耍、娱乐,甚至更多形式的“拉、帮、套”成为新时代社会的产物。人无法也不愿面对传承已久的情谊,矛盾、纠结与困惑缠绕着人们。

黄昏时分,刘老嘿正站在猪圈旁喂猪,前晌把鲆鱼送给了好邻居赵平常。到这套儿脸上还挂着轻松愉悦的神色。

历经了岁月和生活的磨砺,艰辛的生活使得人对归属感无比的渴望,渴望得到终极的安慰。在人生奋斗的历程中、在职场中,面对激烈的竞争,许多人不得不封闭自己的内心,压抑自己的天性,埋头苦干,努力拼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没有精力顾及其他。实际上,从骨子里看,没有人愿意过这样的日子,身心的疲惫,内内心的孤寂、荒芜。

忽然听见脚步声。刘老嘿一扭头,瞧见王老颠满脸舍楚一颠一颠走进院子里。手里还拎着两条鱼——刘老嘿一眼便认出来,那是自己前晌送出的两条鲆鱼,却不知道这鱼已经在村子里旅行了一圈,竟然又回到了出发点。

群居是人类生活的典型特点,心与心的交流,相互协作、相互帮衬,共度难关,共同开创生活未来,让心灵不再孤单,让灵魂有所归属,真正享受有所归属的感觉,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快乐度过人生的每一天,时刻感受到亲情、友情、乡情的存在,感受到情谊为我们生活的精神乐园。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www66159.com】亲情·乡情·友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