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琉璃月

洒落了一地清辉,月光如水,倾泻在那岁月斑驳之中,独自叹惜。

              琉璃月

岁月不尽的沧桑,那一轮月圆了又缺,缺了又圆,月的阴晴圆缺,亦有人的离合悲欢,匆忙一度韶华。回首,月却还是一如既往,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流年光转,会洗尽一切铅华,所有最初的梦想,都在岁月变更之后模糊不清。

世钧与曼桢几次命运捉弄,几次擦身而过,他们注定只有半生的缘,可是,要用一世的情来记忆。外婆为外公三年的等候,换来了如今的相濡以沫,我要用笔写他们此生的缘分。

岁月的变迁,许多的一切早已碾出尘埃,梦想着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优雅。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的清幽,还有花前月下,煮酒品茗的优雅,淡淡的追求,独自怅然,亦有高洁的气质。

——题记

如此纸醉金迷的生活,一切的一切,在手指划过屏幕的那一瞬间,已被淡忘。街头行色匆匆的人群,人声嘈杂里充斥着利欲,财富的诱惑,想要逃离,却发现早已无路,可不想心灵迷失于此,却又无可奈何。

伏案庭前,隐现零星白花,犹散光点点,似喃喃物语,黑夜苍穹,彻人魂骨,忆昔如潮水,翻涌上前,引人神往。。。。。。。

陶潜,还是喜欢这名字。

与她挽臂而席,侧倚打望:不可一世的沧桑爬满了潜藏鬓霜的脸颊,黑色的眸孔凹陷,直视着岁月曾来过的地方。岁月雕琢她的背影,留下一地斑驳浮梦,菱花镜前形容瘦,曾经的粉妆玉琢、顾盼流转已不再,岁岁年年,桃花依旧相映红。时光腐蚀多少青春年华,揉碎一茜琉璃月,静诉这不老传说。

循于世间,隐于山野。古人云“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但要知道,在尘世间,无论有多洁身自好,也还是会沾染上一缕烟尘,倒不如将这功名抛了,把这利欲抛了,于深山之间,与一草一木相伴,不听、不闻、不叹、不伤,做一闲云野鹤,自在安然。

         《一》

在那个迷惘的年代,有谁能保持一颗如此高洁傲岸的心灵。隐于世,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三十年的官海沉浮,尝尽了世态炎凉与人情冷暖,终于他累了,看透了浮夸的世间,耳畔仿佛又响起了杜鹃的哀啼。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回到那青翠的田园与山林。

那一年,正值抗战时期。

几十年的别离,却还是那么亲切,纵有一世荣华,不如在此安之若素的恬静,偶尔见到南山下的菊花,开得那么孤傲。牡丹娇艳,终究抵还过岁月的磨砺,在他人沉溺于世之时,他已看透,他没有“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气度,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也许他有过迷惘,岁月蹉跎,最后的最后,独守着萧萧荒园。

那一年,正值他们的髫韶年华。

望向天上的月,皎洁的月,透着一丝凉意,她在人间走了亿万年。千百年来,多少人对她呤诵,她,还是保持着最美的那一刻。平静了多少浮躁的心,凄冷的月光,总诉说着一曲哀伤,只是千百年之后,观者早已迷失了所有。(短文学 www.duanwenxue.com)

母亲一脸严肃地把她拉在身旁,郑重的措辞:“自古以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也慢慢大了,方才媒人前来说与一门亲事,我们已替你做主了,是潘村王家的孩子,你爹和他爹是世交,不会有差池的。此后,就是待字闺中的人了,不可同往日那么疯玩。”

明月星稀,那满地清辉,不知还能保有什么。琉璃月下,在繁杂的尘世,也要坚守,保持那最纯真而美好的灵魂。

她斜歪着头,一脸茫然地听着这些似懂非懂的话,隐隐知道,不久的将来,会有个人陪伴她走完她的一生。

流水落花,此去经年,那一抹琉璃月,依就印于心中,纵使沧海桑田,匆相忘。

从此,这门娃娃亲在双方父母的操纵下就这么订下了。

——墨雨潇

她七岁,他也七岁。且都是家中的老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二》

流萤转世方琼萎,静随厮侧娴雅候,就这样在等待中迎来了她的碧玉年华(指女子16岁)。

一天,家里突然来了个女人对她母亲轻声嘀咕些话,母亲就一把拉过她匆忙梳妆打扮开来。她不是村里最好看的女孩子,但出挑的个子,两个大麻辫,一脸温文娴雅之像。

母亲大步流星往前走着,她被母亲拽得生疼,诧异道:“娘,你这是带俺去哪儿啊?”

“见你未来的夫君。”

 她羞涩的埋下了头,生气的直跺脚,埋怨道:“啊?我。。。。。。我。。。。。。我不去。”

母亲不理会她,只管焦头急耳的继续往前赶路。

东石村的大石桥下,第一次的见面略显尴尬和不安,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胆怯的往大人身后钻。

斜阳映山红,青山寂昏晓,黍离影绰绰,孤影形单只。

祖母守旧,规定未过门的女子是不方便往对方家里去的。就这样毫无准备的将自己的后半生托付给了一个毫无熟知的人,他的相貌,他的谈吐,他的志向,她都未来得及去了解。然,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是没有儿女们则取得余地的。

留给她的是镇日无心镇日闲的等候,等着那个小伙来娶她,如同完成一个使命一般。

         《三》

春秋三月隙偬逝,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1958年,年少有为的他考上了当地的建材学院,因正赶上“大跃进”时期,国内大炼钢铁,各学院都停学,无奈之际放弃了自己的大学梦,随村里人来附近的硫酸厂干活。浩然方刚、挥斥方遒的年龄不甘心于大好前途就埋葬在这么一个小厂子里,英雄无觅,孙仲谋处,恰巧部队下来招兵,他也报了名,几百号人的竞争中,他脱颖而出。

那一晚他走得匆忙,换上军服的那刻,脑海中想尽了各种词都难以描述他的现状,什么意气风发、浩然荡气、风华正茂都太过轻浮。

清晰的记得,那一年他19岁,少年不识愁滋味,他忘记了他的一群弟弟妹妹,忘记了家里的几亩田地,还有,他的未婚妻。

他的军旅生活在三年自然灾害度过,他们被派遣到“两弹一星”的科研基地——甘肃酒泉。在冰天雪地里、在风沙迷漫中挖地质坑,确定确定核试验场的布局、带着推土机和炸药包去修路,他们住帐篷、吃野菜、吞谷糠,过着戈壁荒滩几乎原始的生活。

胡地白骨血染草,魅风斩影桑梓痛。

结束兵役,同他前去的有40个,回来的却仅剩了一半。他还有使命,所以他要顽强的活下去。

           《四》

更深露重又一春,情真意切何妄谈?平侯女,心不变,静居候舍岁蹉跎。

归来后,彼此都也称心如意,双方父母就把这门亲事个办了。

这就是外爷外婆50年前的爱情故事,后来问外爷:“你满意我外婆么?”外爷笑笑答:“当然满意了,等了我三年,不容易啊。”再看外婆时,羞涩的低着头不语,一脸幸福。

“桃李花林又一载,黑发白花盘伤哀。

       再也不想把你手放开,梦醒月落你还不回来。

望穿桑田盘沧海,天地存证我的爱。

    再也不会把你手放开,我要紧紧握住,你给过的爱。”

                               ——《琉璃月》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生契阔,与子相悦,他们的故事淡如止水,历程却坎坷荡折。轮回千载,也挡不住这姻缘。希望外爷外婆永远幸福下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一抹琉璃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