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语之桂花香

桂花犹逸,飘香十里。

    十一点,肚子儿咕噜噜的叫着。我走出门去,想去寻点什么吃的。

——题记

    邻居们早已张罗起饭菜。从每家每户窗子中飘出的香味儿勾着魂。或是滋滋响起的水声,或是锅铲相碰的响声,都是换着法子的让我更饿些。

每次去站台乘车的时候,我总会经过一条不长的桂花小道。那是在一家酒家的庭院之中,因为那家酒家的隔壁有一个公交站台。所以我每次去站台乘车,总是会穿过庭院从那里路过。那是用水泥铺成的小道,小道的两旁种着一排桂花树。那些桂花树长的并不高,所以很容易就可以碰到那些盛开的点点桂花。一阵阵清幽的香气扑面而来,似熟悉似陌生。家里的桂花也开了吗?我总会习惯性的微微倾下身子,让自己更加靠近那片芬芳。

    待我走到一颗树边时,似有一股香气袭来,我停下步子仔细去寻味,她却又不见了,但却有了点猜想:抬头一看,果然是十月桂花啊!

宽宽的几条大马路把我们公司紧紧的围在中间。马路两旁的绿化还算可以。马路旁边的人行道上每隔一定的距离就会有一种看起来很像柳树的树,晚上在灯光的陪衬下显得格外的好看。所以,我很喜欢晚上散步的时候,沐浴着灯光的洗礼,站在树下抬头仰望那种树,只是我一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那种树叫什么名字呢。

  阳光照的桂花儿树油亮亮的,仿佛朱自清先生的春中说的那样鲜。鹅黄色娇小的桂花儿藏匿在绿油油的树叶子中,东一撮西一撮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十分有趣。我顿然欣喜,凑近去猛嗅了几口。香气瞬间充盈我的鼻腔,环绕在我的衣袖边,大概是如“馨香盈怀袖”的感觉。果然是十月桂花飘香!

安静的晚上,我总是喜欢一个人漫无目的的瞎溜达,一边静如止水的散心,一边任由思绪若天马行空般跳跃。习惯性的走在右手边的那条那条长长的小路上。一路走来,早已经适应了右手边的宁静。喜欢静静的迎着微风,嗅着淡淡的清香,满身的烦恼和疲惫顿时烟消云散,感到格外的轻松。

图片 1

悠闲的小时光总是很短暂,所以就显得格外的珍贵。宁静的夜晚,我习惯性的听起怀旧的老歌,和着音乐的拍子哼着有些走调的歌曲。悠然的漫步街头,嗅着淡淡的清香。我享受这种下了班之后的悠闲时光。长长的小路,行人甲,行人乙慢慢的向我走来,又渐渐的离我远去,突然想起一句话。

    想着,这么香定不止一棵树,环顾四周,一棵独特的橙红色桂花出现在眼前。这样美的桂花树,让我想起了小时与表姐一同玩的往事。

佛说:前生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此时,我莞尔一笑,露出浅浅的酒窝。随后又轻轻的摇摇头,晃动着耳边的几缕碎发。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桂花香,每行几步就更加靠近那份芬芳。我贪婪的嗅着清香,不由得想起了曾经的一位好友,阿渃跟我提过的他儿时的糗事,我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那时大概八九岁,周末找表姐家去玩。表姐的家在老街,大概是这个小城镇几十年前最繁华的地段。在表姐家吃了饭,就随着她去二中玩。也是秋天,操场上,桂花儿溢香,表姐于是带着我去摘,还说要洗了晒干,以便到时候做桂花糕。

记得有一次,我和阿落一同去逛了商场,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见夜色不错,繁星满天,颗颗明亮可见,便提前了几个站下车,顺便散散步。晚上,这条小路上看不见几个行人,我们一路有说有笑。一阵清风带来淡淡的桂花香。他激动的跟个孩子一般,兴奋的跟我说起了他儿时与桂花的故事。

  由于“出游”匆忙,没准备袋子。我们就卷起裙角,将摘得的桂花都集在凹成的小袋里。摘的满当当,再也塞不下时 ,才小心翼翼的提起来往家里跑。那时又起风,摘好的有不少就落到地上了,于是到家里时只剩下一点了。顾不得那么多,把仅剩的一点洗净了晒。

他说,他们家的老院子里有一株他父亲亲手种的桂花树。桂花树开了花,芬芳幽香的香气相隔十里都能闻到。那时候他还很小很小,总喜欢带着新鲜和好奇的围着那株桂花树转。他父亲很宝贝那棵桂花树,于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勒令他,不让他对桂花树打什么歪主意。

  那天傍晚,我似乎也忘了要做桂花糕这件事,玩欢了就回家……说起来小时候开心的也真容易。

但那个时候他年纪又小,而且还特别皮。压根儿就没把他父亲的告诫放在心上,每次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于是在一个周末他父亲不在家的时候,他贪恋起了之前有一次母亲做的桂花糕。于是乎他就爬上了那棵柔弱的桂花树,把盛开的正艳的桂花全都给摘了。曾经挺拔英俊的身姿被无情的压弯了腰,压弯了腰的桂花树孤零零的立在院子里,。曾经引以为傲的芬芳如今散了一地,那落了一地的桂花,好似散了一席的韶华。

    匆匆拍下这几张照片,便跑去吃饭了。       

唯留点点漏网之鱼七零八落的在枝桠上小心翼翼的绽放着。等家人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他父亲更是大发雷霆狠狠的把他训了一顿,怒发冲冠之下差点没让他手心开花。还勒令他母亲做的桂花糕,他一块也不许吃。更罚他每天给桂花树浇水,直到来年,桂花树花开满枝头的时候才可以‘解脱’。他说,至此以后他都不敢去碰老院子里的那棵桂花树,每天放完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老老实实的给桂花树浇水,差点没把那棵可怜的桂花树给浇焉了。

  此时,桂花儿又爬上楼寻我来了。坐在窗前,细嗅桂花香,慢品童年事。

“不知道老家的院子里,那棵桂花树现在还在不在那里。这些年,爸妈都不在老家,也没人照顾那棵桂花树,我也好些年都没有回老家了。或许桂花树已经枯掉了罢?或许也可能早就已经被挖走了罢?听说现在桂花树的价格卖的很贵……”微风轻扬,那有些压抑的气息迎面袭来,也勾起了我深深的思念。

图片 2

我微微的偏过头看着他微笑的脸庞,稍稍有些凌乱的刘海下面,那时候我竟然意外的捕捉到了一抹忧伤从他明亮的双眸里一纵即逝。 淡淡的忧伤将他笼罩在其中。我故作轻松的拍拍他的肩膀,灿烂的微笑就挂在了我的脸庞,却怎么也感染不了他的忧伤。那时,我突然很想说什么,却又不知我该如何去开口。而我唯一能做的仅仅是默默的陪伴。

图片 3

现在阿渃已经离开了,不在我的身边。但每每回想起那时和阿渃一起散步的时侯,我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外婆的老屋子里附近的那棵年老的桂花树。那曾经陪伴我度过了整个童年时期的桂花树,如今是否还散发旧时的清香?现在,每当嗅到起那抹熟悉的清香,我总会念起记忆里的浅浅芬芳。点点温暖就会慢慢的汇入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初次发文 ,小学生文笔见谅)

橘黄色的灯光,似天然的绸缎,轻轻的披在我的身上,还把我不高的个子拉的老长老长。长长的影子像个尽职的骑士,一声不吭的陪在我的右手边。偶尔几辆忙碌的汽车从我身边疾驶而过,留下的是扑面而来的点点灰尘。

夜晚的小路沉淀着一日的喧嚣,悠扬的音乐轻轻地飘入耳中:“I'm a big big girl ,in a big big world……”因为走得太快就会忽略沿途路过的风景,所以一路走来我的步子迈的极慢。随着淡淡的花香,清晰的背影渐渐模糊。

回头看,我已走远。(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宁静的夜间,沉睡的大地,一切都悄然停息的时候,那些桂花的清香还在无息的远远流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忆语之桂花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