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是一缕轻烟

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窗前,望着窗外,回忆满天。生命本是一场华丽的错觉,时间是贼,偷走了一切。

我是一缕轻烟,无论是在清风中缭绕着,还是在细雨中翻滚,你不要忘了,那是曾我经无情的岁月点燃;如果你打开你记忆的书页,书卷里那一幅精美的插图,那充满动感的袅袅旋绕的舞姿,是岁月的风和雨缠绕而成的人生舞蹈,都留有我不屈不挠的身影,我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还是痛恨这阴差阳错的姻缘。

还那么清晰,童年那张单纯而幼稚的脸,摔倒了爬起来笑着哭,然后依旧疯得无法无天。双眼里永远只有无猜和无邪,抓住一只蝉,以为就可以抓住整个夏天。

我青春浪漫的风烟已经随风飘摇在那岁月的长河里,一个男人无私的付出,在岁月的沧海里我与你苦乐相伴,冷冷热热,苦辣酸甜,都在那缭绕的轻烟里。谁人知晓?你我情深缘浅,我们前世不曾相遇,红尘中分离得更远。是上帝惩罚我来到人间,注定把我的华年交给这个蹉跎的岁月,交给了我不该交给的你。在你的背影里,布满了我的沉重的脚印,脚窝里有我的半世年轮的伤痕,这伤痕里有我的从来没流过的泪,有我鲜红滚热的血,有我奋斗的身影和我的每一滴汗水。我真不敢想也不想知道,也许在不可预知的那一天,我走了或者你走了,留下的将会是一万年的遗憾。也许有更苦涩的孤寂,我永远也难以跨出心中的底线。虽然走过的道路并不平坦,凸凹处那是我嶙峋的身躯的在现。

有没有那么一张书签,停止那一天,最单纯的笑脸和最美的那一年。书包里面装满了零食和玩具,捏着嘴巴做鬼脸。下雨天,撑着一把雨伞等在校门一边,等着他出现,小伞的下面,蔓延着歪扭的脚印两串。串着小伙伴间的友谊,串着欢乐,也串着心里的甜。还记得枫叶树下的那天,我们勾着手指喃喃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我是一缕轻烟,我的唇边衔着我的久远梦,那轻烟里袅袅的我的灵魂,无愧地在丝丝萤光中会散发出我半生的追梦和我不懈努力所获取的淡淡温暖。我知道人生苦短,转瞬间长夜里的招魂神就会将我呼唤。但是我走去的时候一定把遗憾带走,留给世人的就只能是心酸,因为我们的爱始终滑向了旋车的边缘。可我懂得自己是一个男子汉,生命里哪怕有万水千山,也要担起人生的责任,即使是贫乏的灯火,也要闪烁今生这微弱的光线,哪怕我不能等到天长地久那么遥远?

曾经喜欢浮想联篇,在想会不会有那么一只小怪兽爱上了奥特曼?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天线宝宝与海绵宝宝成为好伙伴?会不会有那么一次虹猫蓝兔与令狐冲比剑,虹猫蓝兔更有胜算?会不会有那么一个世界,永远不天黑,星星太阳万物都听我指挥,月亮不忙着圆缺,春天不忙着走远?

我是一缕轻烟,你我之间是否有爱,上帝知道,你我知道。我们的爱不管是浓是淡,是长是短,是苦是甜,是辣是酸,只能埋在已经流失的记忆深处,等到了天堂与阎王爷清算。你越是想获取我的潜能,我的身躯就越会沉陷,我的灵魂就会越发地颓靡。几十年在风雨中的征途,就是燃尽我的过程,燃烧了我的勇敢善良的心和纯善的魂魄,这相遇最后,我怎能不化作一缕轻烟?拥有你的时刻,只是在旅馆里相遇的过客,却是几十年,我青春闪光的时刻,也是我挥泪倾诉与天的那个瞬间。

某一天,我们忽然谈起了未来,谈起了明天,谈起了理想,谈起了对生活的期盼。当医生去济世,成老板当大款,当军人去卫国,成明星当大腕……我们成了一群有理想的孩子,不甘平凡。

我是一缕轻烟,宁愿为自己的苦涩在风雨里消沉,也会让自己走过的人生灿烂,我不会忘记,我也曾是那永远不能忘却的火把点燃,纵然被你化为灰烬,我也可以昂着头面对碧空苍天。倘若上帝让我们那一天离别,你不要有任何埋怨,因为你享受了这一缕轻烟的华年,被燃烧尽的我只能告诉我自己,我坦荡无暇,灵魂悍然,没有肮脏的灵魂,就是一缕豪爽的轻烟。

于是,放下了米老鼠,放下了奥特曼,放下了纸飞机,放下了竹削的宝剑,放下了漫画,放下了鸡毛毽。背起了沉沉的书包,背起了对未来的期盼,背起了理想,背起了奋斗的信念。与笔为友,与书相伴。我们慢慢习惯,然后又渐渐厌倦。

我是一缕轻烟,但是,我没有肮脏的灵魂,我坦荡无私,在燃烧的过程中胸怀凛然。

忘记了是哪一年的哪一天,有意地经过她的身边,羞涩的风吹着微红的脸。两个人的书包落在一个人的肩,一个红苹果分成两半,口袋里总是藏着两张粉色的信笺,窗台上的两只纸鹤呆呆地面对面。

我是一缕轻烟……

多希望会有那么一朵玫瑰,永远不凋谢,永远骄傲和完美,永远不妥协。可是无力的秋挡不住冬的侵犯,那片片花瓣只能是曾经鲜艳,风雨过后,那是一张冷漠而忧伤的脸。夕阳西下,风中行走着的是一位黄昏下的孤独少年。

此去经年,转过身回头看,蝉声噪杂的夏天,阳光下又是一张张天真而幼稚的脸,听那声嘶力竭的蝉鸣,再看看天,突然发现,秋已在树梢悄悄露了脸。而我,安宁、淡漠,多年前的那般幼稚早已不见。

如今,再看。是谁陪在米身边?是谁总能勾起你内心的想念?又是谁会与你做伴,明天、后天……永远?

记忆里沉淀了多少张不会忘却的脸,总会在最孤寂安静的时刻,在脑海一一浮现。曾经那些爱我的,和我深爱的人,很多都已不在身边。一直都在的,是那些在某一时刻留下的遗憾和眷恋,偶尔会化成一滴眼泪,滴在心田,将记忆滋润温暖。

往事如烟,轻轻绕过我的指尖,已经飘远。(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文/郭涵枫(QQ:30438728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本身是一缕轻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